• <option id="c2m8c"></option>
  • <center id="c2m8c"><rt id="c2m8c"></rt></center>
    <code id="c2m8c"><wbr id="c2m8c"></wbr></code>
  • <object id="c2m8c"><acronym id="c2m8c"></acronym></object>
  • 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簡(jiǎn)史

    2016.10.10 09:00

    2016-10-9 星期日 22-57-36

    最近5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的間隔,大致在8到9年。

    2008嚴重經(jīng)濟危機,歐美房地產(chǎn)泡沫破裂;

    2000輕微經(jīng)濟衰退,房地產(chǎn)泡沫啟動(dòng);

    1990-1991嚴重經(jīng)濟危機,歐美房地產(chǎn)泡沫破裂;

    1980-1982輕微經(jīng)濟危機,房地產(chǎn)泡沫啟動(dòng);

    1974-1975嚴重經(jīng)濟危機,房?jì)r(jià)大跌。

    以上一次大危機,間隔一次小危機。

    中國經(jīng)濟,1973-1975,遭遇糧荒,北方14省缺糧,鐵路運營(yíng)不暢通,鄧出馬后,首先搞的是鐵路秩序。1980-1982,也對1978小躍進(jìn)后產(chǎn)生的通貨膨脹進(jìn)行了治理。小調整。1990-1991,對1988年物價(jià)闖關(guān)產(chǎn)生的通貨膨脹,進(jìn)行了治理和調整。大調整。

    中國經(jīng)濟,1998-2001,治理打擊90年代經(jīng)濟過(guò)熱,和國有企業(yè)改制產(chǎn)生的通貨緊縮。(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,中國經(jīng)濟是受益者)

    1869 – 1873,是第一次世界性大蕭條,以1873年9月(也是9月)美國鐵路投資公司的倒閉為高潮。期間發(fā)生了1871“巴黎公社”,巴黎公社失敗后,領(lǐng)導集體大部分成功逃亡到了比利時(shí)、英國、意大利、西班牙和美國。最后流放者和逃亡者于1880年獲得了特赦。一些人在之后的政治生涯中還很杰出,成為了巴黎市議員、代表或者參議員。

    主張給予勞工福利的社會(huì )主義思潮,主張徹底消滅剝削的共產(chǎn)主義信仰,開(kāi)始流行。1870 – 1930,近60年里,產(chǎn)生了第一國際(1864 – 1876),第二國際(1889-1916,五一勞動(dòng)節,8小時(shí)工作制的來(lái)源),第三國際(1919.3-1943,即共產(chǎn)國際,1920年4月,共產(chǎn)國際代表維經(jīng)斯基(吳廷康)受命組建中國共產(chǎn)黨)。

    1930 – 1980,近50年,是世界福利制度建立和完善的50年。馬克思的思想里,有德國的哲學(xué)思想,法國的平等與革命思想,還有英國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,特別是李嘉圖的地租理論,被移植到了工業(yè)企業(yè)的“剩余價(jià)值”。馬克思有份穩定的工作收入,就是給紐約《New York Tribune》寫(xiě)文章,他提倡的同工同酬,給予婦女平等權利,保護婦女和童工,5天工作制,給予普通人免費或者可負擔的技術(shù)教育(是的,他特別提到了技術(shù)教育權利),都在很多國家得到了實(shí)現。此外,除美國以外的發(fā)達國家,大部分實(shí)現了全民醫療,歐洲大部分國家實(shí)現了近乎免費的大學(xué)教育。全民醫療,免費教育,廉租房,失業(yè)保障,社會(huì )養老金,殘疾保障等,在發(fā)達國家全面實(shí)施。特別是平等與革命思想的輸出地法國。很多原殖民地,1950 – 1970年代,都建立了社會(huì )主義,半社會(huì )主義政權,比如”大利比亞阿拉伯人民社會(huì )主義群眾國”,埃及曾經(jīng)也要求加入社會(huì )主義陣營(yíng),因為不夠純粹而被拒絕。

    1980 – 2030,大致是全世界貧富差距擴大的50年。中國國內的貧富差距,將繼續擴大,但是不可能以1998 – 2008的速度擴大。美國的貧富差距1970年左右達到最小,此后貧富差距一直在擴大。世界范圍內的貧富差距,也會(huì )繼續擴大,具體參考《世界是平的》。世界在接下去的10幾,20幾年,還將向資本方傾斜。朝鮮金二日,古巴卡斯特羅死掉后,搞改革開(kāi)放的機率很大,他們改革開(kāi)放所釋放出來(lái)的勞動(dòng)力,給個(gè)每月(50斤大米 + 5斤豬肉)的工資(也就是說(shuō)每天工資一美元,每月30美元,極端貧困的國家的工人,是沒(méi)有休息日的),他們就非常愿意為國際市場(chǎng)打工。非洲還有大量的森林,荒地和其他資源,還沒(méi)有被開(kāi)發(fā)。

    ? ? ? 道瓊斯股指走勢1896年~2011年

    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簡(jiǎn)史(1788-2000年)

    第一次經(jīng)濟危機(1788年)

    第一次經(jīng)濟危機是在英國工業(yè)革命發(fā)生后不久。1770年代和1780年代是英國紡織工業(yè)技術(shù)革命的年代。1764年發(fā)明手搖珍妮紡紗機,使紡紗效率提高 20倍左右;1771年第一家阿克萊水力紡紗機出現,紡紗效率進(jìn)一步大幅度提高;1781阿克萊的專(zhuān)利權被判剽竊。阿克萊喪失專(zhuān)利權后,水力紡紗機廠(chǎng)大量涌現,到1788年,已有143家水力紡紗機。1779年出現騾紡織機,1785年起,瓦特的蒸汽機開(kāi)始迅速應用到棉紡織業(yè)。這樣,紡織行業(yè)的生產(chǎn)效率迅速提高,大大超過(guò)了消費能力,產(chǎn)品大量積壓,商家被迫折價(jià)拋售。1788年,棉花進(jìn)口額與1787年相比,下降了12%。同年,破產(chǎn)事件增加近 50%,工人大量被解雇,蘭開(kāi)夏和柴郡等地的棉紡織工陷于極端貧困的境地。大量破產(chǎn)一方面減少了商品供給量,另一方面降低了未破產(chǎn)企業(yè)的工資成本,這兩者合起來(lái)使技術(shù)先進(jìn)、資金雄厚的企業(yè)利潤回升。更重要的是,本次危機僅僅局限于紡織工業(yè)。與紡織工業(yè)的大發(fā)展相比,運輸成了瓶頸。不久,從1789年至 1792年,政府發(fā)出了30份開(kāi)鑿運河和改善內河航道的許可證,內河航運業(yè)蓬勃發(fā)展,吸收了大量工人,并擴大了本國市場(chǎng)。與此同時(shí),價(jià)格下降風(fēng)潮擴大了英國棉紡織業(yè)的對外競爭力,棉紡織品對外出口額顯著(zhù)上升。這樣,短短一年以后,供不應求局面重新形成,價(jià)格上漲,競爭緩和,棉紡織業(yè)再度繁榮。繁榮從 1789年持續到1792年,這一期間不但內河航業(yè)、機器制造業(yè)興旺,而且銀行數量迅速增長(cháng),地方銀行增加到400家,銀行貸款額增長(cháng)得更為迅速。銀行貸款使籌集資金更主容易,工業(yè)投資迅猛增長(cháng),投資品需求旺盛,生產(chǎn)能力迅速擴大,出口不斷增加。否則,這次繁榮時(shí)間可能縮短,隨后相應的危機程度也可能減輕。

    第二次經(jīng)濟危機(1793年)

    然而,紡織工業(yè)的投資和生產(chǎn)能力的增長(cháng)又一次超過(guò)了其他部門(mén)的吸納能力,第二次危機降臨了。1792年末,物價(jià)開(kāi)始下降,破產(chǎn)事件開(kāi)始增加。 1793年英國對法國宣戰,英國對法國及歐洲大陸的出口嚴重萎縮,物價(jià)急劇下跌,1792年到1793年,100支棉紗價(jià)格從30先令跌至16先令。企業(yè)破產(chǎn)數量急劇增長(cháng),甚至連一家最大的負債達100萬(wàn)英鎊的企業(yè)也宣告破產(chǎn)。企業(yè)破產(chǎn)帶動(dòng)銀行破產(chǎn),400家地方銀行有100家停止支付。

    大量破產(chǎn)減少了供給,價(jià)格暴跌擴大了需求,兩者結合使棉紡織業(yè)的激烈競爭迅速緩解。戰爭雖然使對歐洲大陸出口銳減,但大量的軍事訂貨推動(dòng)了重工業(yè)和機器加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,擴大了國內需求。軍用被服訂單大增,呢絨業(yè)率先走出危機。降價(jià)增加了外國對英國紡織品的需求,對美洲出口彌補了對歐洲出口的損失而有余;與此同時(shí),失業(yè)工人或被招募至軍隊,或漂洋過(guò)海到美洲謀生,工資止跌回穩,使工人的紡織品市場(chǎng)得以恢復。因此,到1794年,工商業(yè)的狀況開(kāi)始好轉。

    第三次經(jīng)濟危機(1797年)

    過(guò)了四年,第三次危機爆發(fā)。1794年到1795年,英國農業(yè)歉收,糧價(jià)飛漲,工業(yè)品的需求下降。軍事開(kāi)支一部分擴大了內需,另一部分卻造成了國際收支失衡。1793年到1796年間,英國在國外軍事開(kāi)支高達3800萬(wàn)英鎊,加上大量進(jìn)口糧食,使英國黃金滾滾外流。黃金外流使金價(jià)上升,許多銀行倒閉,市場(chǎng)需求進(jìn)一步縮小,物價(jià)大跌,終于促成了1797年的經(jīng)濟危機。黃金危機給英國紡織工業(yè)的打擊可謂是雪上加霜。然而,由于紡織和動(dòng)力技術(shù)仍在迅速進(jìn)展中,采用新技術(shù)的大企業(yè)很快適應了下跌的物價(jià),并且有新的利潤產(chǎn)生,紡織業(yè)不久又繁榮起來(lái)。

    第四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10年—1814年)

    好景持續了12年,到1810年第四次危機終于爆發(fā)。由于繁榮持續的時(shí)間長(cháng),這次危機的嚴重程度也超過(guò)以往各次。1808年,美國對英國實(shí)行禁運,嚴重威脅了英國紡織品的出口,并使棉花價(jià)格暴漲。英國被迫把目光投向南美。南美被想象成一個(gè)巨大的新市場(chǎng),在出口信貸的支持下,大量紡織品被送進(jìn)了南美各地的貨棧,使紡織業(yè)的繁榮得以延長(cháng)至1810年。但是,1809年英國農業(yè)再度歉收,國內市場(chǎng)嚴重萎縮。因此,當1810年南美的紡織品開(kāi)始退回英國時(shí),英國的紡織工業(yè)失去了希望,一瀉千里,大工廠(chǎng)裁員過(guò)半,中小工廠(chǎng)關(guān)門(mén)大吉,物價(jià)下跌40-60%。正在市場(chǎng)一片恐慌之際,1811年春,美英開(kāi)戰,美國再次對英國實(shí)行禁運。雪上加霜的打擊。

    危機持續了4年多,單純靠淘汰落后企業(yè)、裁員、削減工資、降低價(jià)格,都不足以使紡織工業(yè)龐大的生產(chǎn)能力得以消化。

    第五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16年)

    1814年世界市場(chǎng)出現巨大轉機,拿破侖戰敗,歐洲大陸市場(chǎng)開(kāi)放,英國商品對歐洲大陸的出口額從1811年的1300萬(wàn)英鎊,急增至1814年的 2700萬(wàn)英鎊;1815年,英美戰爭結束,英國商品對美國輸出額從1814年的8000英鎊激增至1330萬(wàn)英鎊。于是,英國工業(yè)空前繁榮。但是,英國貨的生產(chǎn)和運輸能力過(guò)于強大。1814年底,歐洲大陸市場(chǎng)即告飽和,1815年對歐洲出口即下降23%;由于美國市場(chǎng)迅速接替,繁榮得以繼續,但過(guò)了幾個(gè)月,北美市場(chǎng)也飽和了。1816年,英國對美輸出額下降了28%。同時(shí),由于軍事訂單下降,黑色冶金業(yè)和煤炭工業(yè)第一次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,原來(lái)每噸高達20英鎊的鐵價(jià)跌至8英鎊。于是,英國工業(yè)陷入第五次危機。1817年,英國第一次提出了旨在減輕失業(yè)、啟動(dòng)需求的公共工程撥款法案。法案批準撥款100-200萬(wàn)英鎊,資助建設運河、港口、道路和橋梁。這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國家用財政手段緩和經(jīng)濟危機的最早嘗試,比凱恩斯主義的提出早了100多年。

    第六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19年—1822年)

    但是,對于英國龐大的過(guò)剩生產(chǎn)能力來(lái)說(shuō),區區一、二百萬(wàn)英鎊無(wú)疑于杯水車(chē)薪。事實(shí)上,1817年以后,雖然利潤和生產(chǎn)有所恢復,但供過(guò)于求的總體態(tài)勢仍未改變,因而投資繁榮沒(méi)有到來(lái)。1815年到1817年之間,英格蘭銀行的黃金儲備幾乎增長(cháng)了5倍。這說(shuō)明英國企業(yè)主們紛紛將賺得的利潤放進(jìn)銀行,從而使這一輪經(jīng)濟恢復十分乏力。黃金漲庫給外國債券的推銷(xiāo)提供了良機,1817年至 1818年在英國推銷(xiāo)的外國公債數量達到3800萬(wàn)英鎊。巨額資金外流讓外國增加了購買(mǎi)能力,英國工業(yè)的剩余生產(chǎn)能力才被部分吸納。但這畢竟不是長(cháng)久之計,隨著(zhù)英國糧食歉收,來(lái)自殖民地的原材料漲價(jià),黃金外流,國內外市場(chǎng)需求再度萎縮,1819年,英國經(jīng)濟陷入了第六次經(jīng)濟危機。1819年破產(chǎn)事件超過(guò) 1815-1816年危機的最高點(diǎn)。1819年11月,棉紡織工業(yè)三大中心——曼徹斯特、格拉斯哥、培斯利——工人的工資降低了一半以上,全國食品消費量比1818年減少三分之一。由于世界貿易的恢復,1815年和1819年兩次危機對美國、法國、德國正在成長(cháng)的紡織工業(yè)和冶金工業(yè)造成了沉重打擊。

    第七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25年)

    這次危機持續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,直到1824年才出現新的繁榮。嚴重的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使資本家不敢投資,利潤源源不斷變成英格蘭銀行的黃金儲備。1819年為 360萬(wàn)英鎊,1820年為820萬(wàn)英鎊,1821年為1120萬(wàn)英鎊,1822年為1010萬(wàn)英鎊,1823年為1270萬(wàn)英鎊。于是,相似的一幕又上演了。從1821年到1825年,倫敦交易所共對歐洲和中南美洲國家發(fā)行了4897萬(wàn)英鎊公債,而英格蘭銀行對國內私人貸款卻急劇萎縮。這些公債轉過(guò)來(lái)又成為對英國商品的購買(mǎi)力。英國輸往中南美洲的棉紡織品從1824年的150萬(wàn)英鎊,激增至1825年的395萬(wàn)英鎊。出口猛增一方面刺激生產(chǎn)和投資迅速擴大,另一方面則導致原材料價(jià)格上漲,從而再一次使供給嚴重超過(guò)需求。1825年下半年,物價(jià)終于開(kāi)始下跌,而南美洲投資也被證明是一場(chǎng)豪賭。投機商人和銀行首先大量破產(chǎn),繼之第七次危機席卷英國主要工業(yè)部門(mén)。

    這場(chǎng)危機使紡織工業(yè)設備開(kāi)工率下降了一半,紡織機械如花邊機的價(jià)格下跌了 75%-80%,機器工業(yè)首次受到危機的嚴重襲擊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英國在外國公債上凈損失達1000多萬(wàn)英鎊,對資本家和英國國力都是一個(gè)沉重打擊。此類(lèi)現象后來(lái)在對美國鐵路的投機上再次重演。債券投機屢屢失敗是英國走向相對衰落的一個(gè)重要因素。由于價(jià)格大幅下跌,英國貨傾銷(xiāo)美、法、德各國市場(chǎng),重創(chuàng )了它的競爭對手。

    第八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37年—1843年)

    1825年危機以后,紡織工業(yè)仍然步履蹣跚。但是,鐵路業(yè)興起,帶動(dòng)冶金、煤炭、機車(chē)制造業(yè)的發(fā)展,運輸成本迅速降低,進(jìn)而帶動(dòng)其他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,英國經(jīng)濟經(jīng)歷了長(cháng)達近12年的繁榮。1834年到1836年,英國成立股份公司名義資本額為10520萬(wàn)英鎊,其中鐵路占6960萬(wàn)英鎊,銀行機構占 2380萬(wàn)英鎊,保險公司占760萬(wàn)英鎊,采礦企業(yè)占700萬(wàn)英鎊,運河占370萬(wàn)英鎊。除鐵路因素外,另有兩個(gè)因素使繁榮得以延長(cháng)。其一是從1833年到1836年農業(yè)大豐收,糧食價(jià)格下跌到60年來(lái)的最低水平,從而使工業(yè)品市場(chǎng)擴大。其二是向美國輸出資本和商品,僅1832年到1833年,英國對美出口就從547萬(wàn)英鎊增加到1243萬(wàn)英鎊。與此相應,則是大量黃金從英國流向美國。1836年,兩個(gè)主要因素先后發(fā)揮到頂點(diǎn)。鐵路建設投機過(guò)度,建設成本大幅上升,收益轉為虧損;英格蘭銀行控制黃金外流,美國信貸緊縮,英國對美出口1837年比1836年下降了三分之二。于是英國陷入了第八次危機。棉紡織業(yè)仍然首當其沖,呢絨業(yè)、亞麻和絲紡織工業(yè)都陷入困境,冶金工業(yè)、造船業(yè)、煤炭業(yè)大規模裁員、減薪,單是具有工會(huì )會(huì )員資格的煉鐵工人的失業(yè)率就從1836 年的5%上升到1837年的12%。更加嚴重的是鐵路建設規模大幅度收縮,反映上年建設規模的通車(chē)鐵路長(cháng)度1838年為357英里,1839年僅為78英里。就在這時(shí),農業(yè)連續兩年歉收,小麥價(jià)格在1839年比1836年上漲了48%,使國內的工業(yè)品需求進(jìn)一步萎縮。1839年,美國棉花歉收,加上合眾國銀行力圖壟斷棉花貿易,棉花價(jià)格暴漲。工業(yè)品價(jià)格下跌而小麥、棉花漲價(jià),出口下降而進(jìn)口增加,使英國出現貿易赤字。因此,黃金大量外流。為控制黃金外流,英格蘭銀行不得不提高利率,客觀(guān)上進(jìn)一步縮小了國內投資。這樣,1837年開(kāi)始的危機就變得格外嚴重,事實(shí)上,蕭條持續了6年。在此期間,英國商品繼續對其他國家進(jìn)行傾銷(xiāo),但美、法、德等國則加強了貿易保護,雙方展開(kāi)拉鋸戰。

    這場(chǎng)大危機對美國、法國、德國也同樣產(chǎn)生嚴重影響。美國的蕭條也持續了六年。從1837年到1842年,美國破產(chǎn)事件達33000起,破產(chǎn)總金額達 44000萬(wàn)美元,而當時(shí)美國最大的企業(yè)規模在1000萬(wàn)美元左右。同期,工資水平下降了約30%-50%。危機在法國和德國的表現相對緩和。由于法、德兩國大工業(yè)比重較小,生產(chǎn)不能迅速擴大,信用制度又不發(fā)達,所以在經(jīng)濟繁榮時(shí)期,發(fā)展比較緩慢,在經(jīng)濟衰退時(shí)期,下降幅度也就比較小。雖然如此,危機期間英國貨的傾銷(xiāo)卻使法、德兩國的新興工業(yè)損失慘重。1839年,德國從英國進(jìn)口的棉紗超過(guò)國內產(chǎn)量的兩倍。1842年,由于英國貨的競爭,法國棉布出口額下降29%。

    第九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47年—1850年)

    1843年到1847年,英國啟動(dòng)了新一輪繁榮。這一輪繁榮的主要成因是冶金和機械制造技術(shù)的飛速進(jìn)步。由此,鐵路建設和運營(yíng)成本大大降低,新一輪鐵路建設熱潮興起。紡織機械制造技術(shù)的進(jìn)步使紡織業(yè)成本進(jìn)一步降低,從而擴大了需求,增加了利潤。此外,英國拼命開(kāi)拓國外市場(chǎng)。為進(jìn)一步打開(kāi)主要貿易對象的市場(chǎng),英國提倡“自由貿易”。其主要舉動(dòng)是廢除本國征收農產(chǎn)品進(jìn)口關(guān)稅的《谷物法》,從而一方面降低糧價(jià),擴大國內市場(chǎng)需求,另一方面要求其他各國開(kāi)放市場(chǎng)。第二,則是尋找新的出口對象,特別是擴大對亞洲和非洲的出口。1840年英國用炮艦開(kāi)打中國大門(mén),1842年強迫中國開(kāi)放五個(gè)通商口岸,并對英國商品豁免關(guān)稅。英國對中國的出口額1840年為50萬(wàn)英鎊, 1845年即增加了4倍。40年代,英國棉布出口增加了56700萬(wàn)碼,其中歐洲2200萬(wàn)碼,美國7200萬(wàn)碼,而亞洲和非洲卻占了36200萬(wàn)碼,為增加額的64%。這樣,從1842年起,英國經(jīng)濟漸漸轉入繁榮。

    與此同時(shí),以往曾經(jīng)延長(cháng)并加深繁榮的投機手段也在起作用,那便是貸款給美、德等國,使它們有能力購買(mǎi)英國的鐵軌、機車(chē)。1825年到1840年,英國建成鐵路不到1300公里,1841年到1848年則建成鐵路 6900公里。同一時(shí)期,世界鐵路網(wǎng)從8600公里擴大到38000公里。1839年至 1847年間,德國生鐵凈進(jìn)口量增加了8倍,達114000噸,相當于國內產(chǎn)量的42%,1841年到1845年間,美國每年進(jìn)口10萬(wàn)噸以上的生鐵、鋼和鐵軌。進(jìn)口絕大部分來(lái)自英國。法國冶金工業(yè)得到高關(guān)稅保護,沒(méi)有受到英國鋼鐵制品的沖擊。由于這一政策,法國冶金工業(yè)迅速發(fā)展。就蒸汽機馬力數而言,至 1847年,法國躍居世界第二。

    然而,紡織工業(yè)很快面臨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,1845年出口額即達到最高峰。對中國和印度出口首先下降,接著(zhù),由于農業(yè)歉收,對歐洲的出口也下降了。 1846年,對美洲和非洲的出口跟著(zhù)下降。1846年,美國棉花歉收,棉價(jià)價(jià)格上漲達一倍,進(jìn)一步使紡織品的消費量萎縮。事實(shí)上,1845年底危機已初露端倪。除國外市場(chǎng)飽和外,對于鐵路的投機也開(kāi)始破滅。1845年10月股票價(jià)格下跌達30%-40%,許多公司垮臺。由于政府要求各股份公司將部分資金存入國庫以證明其可靠,許多資金不足的公司跟著(zhù)破產(chǎn)。但是,因禍得福,那些交出保證金的公司反而贏(yíng)得了公眾的信任,結果1846年獲得議會(huì )批準的鐵路設計方案增加了一倍,鐵路建筑被推向高潮。事實(shí)證明,這是危機前最后的掙扎。在其他部門(mén)物價(jià)下跌之際,鐵路通車(chē)后缺乏相應的運輸量,收入遠低于預期;相反,建設鐵路的各項費用卻迅速膨脹。1847年秋,鐵路投機終告破產(chǎn),英國第九次經(jīng)濟危機開(kāi)始了。許多線(xiàn)路停目鋪設,干線(xiàn)鐵路的工程進(jìn)展大大放慢。恰在鐵路危機爆發(fā)之際,又出現英國和中歐、南歐地區農業(yè)嚴重歉收,1847年5月底,糧食價(jià)格比1845年上漲一倍,進(jìn)一步縮小了工業(yè)品市場(chǎng)。由于繁榮被投機因素延長(cháng),危機爆發(fā)的烈度和持續的時(shí)間也超乎尋常。鐵路工程量連續5年下降,到1852年時(shí),從事鐵路建設的工人數目比1847年少了五分之四以上。相應地,鐵價(jià)下跌一半,冶金和煤炭工業(yè)遭到沉重打擊。斯塔福德郡137座煉鐵爐中,58座停產(chǎn)。生鐵產(chǎn)量在一個(gè)月到一個(gè)半月內減少了三分之一。棉紡織業(yè)本來(lái)已經(jīng)在下降中,隨著(zhù)鐵路投機的破滅和糧價(jià)飛漲,進(jìn)一步落入低谷。1947年11月,在紡織工業(yè)中心之一蘭開(kāi)夏地區,920家棉紡織工廠(chǎng)中,有200家完全停業(yè),其余的多半一周開(kāi)工2-4天。70%以上的工人遭受失業(yè)或半失業(yè)的打擊。

    英國的危機很快傳遞到其他國家。法國的情況與英國很相似,紡織工業(yè)早在 1845年就出現隨著(zhù)英國紡織品的傾銷(xiāo)而出現危機,鐵路建設狂潮也終于在 1847年下半年退潮。隨著(zhù)英國工業(yè)陷入危機,法國工業(yè)遭受著(zhù)英國貨的更嚴重的沖擊,從而危機也就更加嚴重。1848年,法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總共下降了50%。在危機的沖擊下,法國再次爆發(fā)革命。德國工業(yè)由于保護較弱,受英國危機的影響更大。1847年冬,克萊費爾德8000臺織機中有3000臺停工,1848 年上半年科隆14家工廠(chǎng)中只有3家開(kāi)工,埃爾富特的工業(yè)幾乎完全停頓。由于德國本國就靠更殘酷的剝削抵抗著(zhù)英國貨的傾銷(xiāo),危機到來(lái)后,工人處境更加惡化。 1847年就多次爆發(fā)反饑餓的暴動(dòng)。1848年2月法國巴黎爆發(fā)革命,3月德國柏林也爆發(fā)了革命。

    美國的冶金業(yè)受英國危機影響最嚴重。1846年生鐵進(jìn)口量只相當于美國國內產(chǎn)量的十分之一強,1851年進(jìn)口量幾乎與國內產(chǎn)量持平,本國產(chǎn)量大幅減少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美國追隨英國《谷物法》的廢除,將金屬進(jìn)口稅從 75%-110%下調至30%。結果,英國鋼鐵潮水般涌入美國,在新稅則實(shí)施三年內美國鋼鐵產(chǎn)量下降了33%。其他經(jīng)濟部門(mén)的情況卻比較緩和。原因有以下幾點(diǎn):第一,歐洲農業(yè)歉收成了美國農產(chǎn)品出口的好機會(huì )。1845年到1847 年,谷物和面粉出口值增加了6倍,棉花出口量減價(jià)增,總收入還有所增長(cháng)。因此農村地區對工業(yè)品的需求繼續旺盛。第二,1847年以前美國銀行系統還停留在上次金融危機的陰影中,存貸款數量都很有限,因此繁榮中的投機成份較少,危機也就比較淺。第三,1848年1月加利福尼亞發(fā)現大金礦,淘金熱潮刺激了美國鐵路的大發(fā)展;第四,1848年初對墨西哥作戰產(chǎn)生了大量軍事訂貨;第五,歐洲革命使資金大量外逃,流入美國(以及英國),增加了美國的資金供給。

    美國經(jīng)濟的相對獨立對于英國擺脫危機具有重要的意義,它使英國的冶金工業(yè)的衰退相對減緩。危機帶來(lái)大量破產(chǎn),工資及原材料成本下降,技術(shù)革新速度加快,壟斷程度提高,例如,1846年英國還有200家鐵路公司,到1848年即減少到20家大公司和幾家小公司,從而為走出危機鋪平了道路。

    第十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57年—1858年)

    與此同時(shí),新一輪技術(shù)革命也在悄悄發(fā)生。首先,英國紡織業(yè)中大型工廠(chǎng)徹底驅逐手工工場(chǎng),手織機徹底退出市場(chǎng)。此后,英國對法、德、美各國的紡織業(yè)的優(yōu)勢進(jìn)一步增強。第二,蒸汽機迅速應用于海運業(yè),大大降低了海上運輸的成本,提高了速度。第三,電報開(kāi)始普及,現代通訊初露端倪,經(jīng)營(yíng)的可控性大大提高。第四,制造技術(shù)不斷革命,機器性能和成本比大大提高。

    此外,新的市場(chǎng)得以開(kāi)拓,舊的市場(chǎng)得以深化。加利福尼亞和澳大利亞金礦的淘金熱形成了龐大的新市場(chǎng)。從1848年到1857年,從這兩地運出的黃金總額超過(guò)10億塔勒。英國還加緊開(kāi)發(fā)印度及其他殖民地、半殖民地市場(chǎng),殖民地手工業(yè)不斷被摧毀,殖民地市場(chǎng)不斷開(kāi)拓。第三,英國廢除《谷物法》帶來(lái)自由貿易思潮的興起,除美國外,瑞典、比利時(shí)、荷蘭甚至法國都降低關(guān)稅,擴大了英國工業(yè)品的市場(chǎng)。所有這些技術(shù)和市場(chǎng)因素,促使英國在1850年前后走出危機,轉入一個(gè)長(cháng)達7年的繁榮期,并帶動(dòng)其他各國擺脫危機。

    從1847年到1853年,英國對僅對美國和澳大利亞兩國的出口即從1260 萬(wàn)英鎊增加到3820萬(wàn)英鎊,其新增需求量等于1847年以前英國棉紡織品的出口總額。從1847年到1857年,英國對自己殖民地的出口額增加了一倍,英國出口商品的三分之一為殖民地所吸納。1850年代美國鐵路建設出現新的高潮,建成約33000公里鐵路。在關(guān)稅降低的前提下,這個(gè)龐大機車(chē)和鐵軌的市場(chǎng)基本上為英國所占領(lǐng)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這一輪英國商品出口擴大還伴隨著(zhù)價(jià)格上漲,這說(shuō)明英國工業(yè)的處境特別有利。價(jià)格上漲減輕了對法、德兩國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壓力,法德兩國的重工業(yè)進(jìn)展迅速。從1846年到1858年,普魯士的蒸汽機功率增加了4倍多。幾乎同一時(shí)期,紗錠數目大約增加了1倍。法國的速度稍慢,紗錠數目只增加約一半,蒸汽織機增加一倍,重工業(yè)約增長(cháng)75%。 1850年到1857年,美國工業(yè)和運輸業(yè)的資本額增長(cháng)也很迅速,雖然其中約有近一半是英國債券和股票。冶金和機械制造業(yè)進(jìn)展較慢。煤炭業(yè)生產(chǎn)能力則增加較快,約為一倍半。

    在豐厚利潤的刺激下,信用高度膨脹,投機猖獗。從1850年到1857年,倫敦9家股份銀行的存款增加1.5倍,從1800萬(wàn)英鎊增加到 4300萬(wàn)英鎊。美國的銀行數從824家增加到1416家,放款業(yè)務(wù)從44500萬(wàn)美元增加到68400萬(wàn)美元。德國銀行數目從9家增加到29家,鈔票發(fā)行額增加1倍。法蘭西銀行的放款業(yè)務(wù)增加了兩倍多,從18億法郎增加到56億法郎。出口信貸和空頭期票制度廣泛發(fā)展,銀行大量憑空頭期票放款給自有資本額很小的公司。這一方面延長(cháng)了繁榮,另一方面卻增加了風(fēng)險。此外,濫設企業(yè)騙取小額投資者信任和錢(qián)財之風(fēng)盛行,許多銀行參與制造泡沫,造成股票價(jià)格暴漲暴落。

    但是,由于工人工資總是被壓得過(guò)低,市場(chǎng)容量很快就被充滿(mǎn)了。事實(shí)上,到 1854年時(shí),危機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冒頭。由于連續三年對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出口增長(cháng)過(guò)猛, 1854年時(shí)紡織品價(jià)格下跌,企業(yè)不得不縮減生產(chǎn)。鐵的出口量也下降了,與1854年相比,1855年扁鐵的價(jià)格下降15%,生鐵價(jià)格下降 11%。在英國商品的沖擊下,美國、法國、德國的工業(yè)生產(chǎn)都出現下降。幸而金融投機人為地擴大了市場(chǎng)需求,鐵路建設一再擴張,投機性創(chuàng )業(yè)熱潮不斷高漲。 1856年,英國的出口一躍增加了2000萬(wàn)英鎊。在投機狂熱中,物價(jià)飛速上漲,1857年中與1856年初相比,棉價(jià)上漲了37%,棉紗上漲28%,糖上漲4%,澳大利亞羊毛上漲50%,咖啡上漲44%,煙草上漲100%。在高價(jià)格的刺激下,生產(chǎn)一再擴大。與此同時(shí),則是工人的實(shí)際工資下降,購買(mǎi)力不足。于是,以英國為中心的第十次經(jīng)濟危機終于更加猛烈地到來(lái)了。

    1957年秋,靠空頭支票、出口信貸生存的進(jìn)出口商首先大批破產(chǎn),繼之,銀行紛紛倒閉。一度同紐約爭奪全國金融中心地位的費城,幾乎全部銀行都停止支付。隨后,紐約63家銀行中62家遭到擠兌而停止支付。貼現率上升到 60%-100%。鐵路公司的股票價(jià)格跌去85%-87%。金融危機迅速蔓延至英國,英格蘭銀行將貼現率提高到前所未有的10%。破產(chǎn)銀行和有價(jià)證券共損失達8000萬(wàn)英鎊,危機造成的全部損失則高達25000-30000萬(wàn)英鎊。在德國的貿易中心漢堡,曾因信貸貿易而異常繁榮的交易所一片混亂,數以百計的銀行和工商企業(yè)倒閉,貼現率提高到12%。法國情況稍緩和。從1856年到1858年間破產(chǎn)事件12030起,動(dòng)產(chǎn)信用公司股票價(jià)格下跌64%,達姆斯塔特信用銀行股票價(jià)格下跌一半,法蘭西東方鐵路公司股價(jià)下跌三分之一。歐洲破產(chǎn)公司的債務(wù)總額高達7億美元。

    危機暴露出的損失充分說(shuō)明,從1854年到1857年的繁榮是靠金融投機支撐的。一旦金融系統崩潰,實(shí)業(yè)必將以更大規模破產(chǎn)。1857年12 月英國的工業(yè)產(chǎn)值下降了一半,但存貨卻增加了。紡織工業(yè)、冶金工業(yè)、煤炭工業(yè)都大規模停工、減產(chǎn),物價(jià)急劇回落。美國的冶金工業(yè)和紡織工業(yè)減產(chǎn)20%- 30%,鐵路建設工程量縮減一半,造船量減少四分之三。每周運煤量減少15000萬(wàn)噸,許多煤礦關(guān)閉,煤價(jià)大幅度下跌。美國農業(yè)這回也損失慘重,由于俄國小麥的競爭,歐洲糧食本已過(guò)剩,又加上美國小麥豐收,播種面積擴大,結果糧食價(jià)格急劇下跌。在西部,糧價(jià)下跌了60%-70%,90%以上的農民無(wú)力償還債務(wù)。國內工業(yè)品市場(chǎng)進(jìn)一步縮小。有意思的是,在1857年上半年,美國還再次降低了鐵和紡織品的進(jìn)口稅,從而加劇了國內工業(yè)的困境。

    由于競爭力弱,法國的生產(chǎn)和貿易縮減情況也比英國更嚴重。鐵路建設縮減三分之二以上,生鐵價(jià)格不斷跌落,至1864年跌去一半。絲紡織工業(yè)出口額減少 7500萬(wàn)法郎,價(jià)格跌去30%-40%。小麥價(jià)格跌落一半,農民苦不堪言。德國也難以幸免。至1857年底,棉紡織工業(yè)產(chǎn)量即下降28%,生絲產(chǎn)量減少 24%。到1858年,棉紡織品下降了42%,呢絨出口下降15%,亞麻布出口下降了82%。在產(chǎn)量減少的同時(shí),價(jià)格直線(xiàn)下跌。生絲價(jià)格二年之內跌去 25%。

    危機使工人饑寒交迫。1857年11月,曼徹斯特45000名工廠(chǎng)工人有1萬(wàn)多人失業(yè),18000人半失業(yè),此外還有成千上萬(wàn)家庭工業(yè)中的失業(yè)工人。同期,金屬加工中心謝菲爾德工人的工資總額同比減少三分之二。從1847年到 1857年,英國棉織品的出口從2330萬(wàn)英鎊增加到3910萬(wàn)英鎊,而國內消費量卻從2150萬(wàn)英鎊減少到1710萬(wàn)英鎊。

    第十一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67年—1868年)

    由于英國技術(shù)和設備先進(jìn),競爭力強,有能力利用危機向外低價(jià)傾銷(xiāo),英國工業(yè)最先從危機中恢復過(guò)來(lái)。到1858年下半年,英國出口額已經(jīng)有了顯著(zhù)增長(cháng)??紤]到危機的深度,在短短一年之后能克服世界市場(chǎng)的蕭條而走出危機是很困難的。但是,印度和中國市場(chǎng)再次幫了英國的大忙。1858年中,印度士兵的起義被鎮壓,英國委派了第一任印度總督,印度完全成為英國的殖民地。同期,侵略中國的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,天津條約簽訂,中國的大門(mén)進(jìn)一步向英國商品打開(kāi)。 1857年至1859年間,英國棉紡織品的輸出額從3900萬(wàn)英鎊增至4800萬(wàn)英鎊。在增長(cháng)額中,印度占了將近90%。1860年,英國輸往印度的棉布,幾乎比輸往歐洲大陸和美國的棉布總數多一倍。對中國、日本、爪哇等地的輸出額也很大,超過(guò)對歐洲大陸輸出額的60%。

    英國紡織工業(yè)的復蘇使美國的棉花收入增長(cháng),從而促進(jìn)了工業(yè)品需求的擴大。此外,1859年科羅拉多金礦和內布拉斯銀礦發(fā)現,石油工業(yè)興起,也推動(dòng)了美國經(jīng)濟的復蘇。1859年,美國石油產(chǎn)量為8.4萬(wàn)加侖,1860年增加 2100萬(wàn)加侖,1862年增至12800萬(wàn)加侖。于是,美國經(jīng)濟也由雨轉陰,進(jìn)而轉晴。法國的蕭條卻持續了將近三年。冶金業(yè)的蕭條一直持續到1862 年。1860年,世界經(jīng)濟開(kāi)始新一輪高漲。

    然而,1861年美國爆發(fā)南北戰爭,繁榮的腳步不得不調整。1860年歐洲需要的棉花有85%來(lái)自美國。戰爭爆發(fā)后,北方封鎖南方的棉花外流,使輸入歐洲的美棉降到1860年的3%-6%。結果歐洲棉紡織業(yè)停工待料,棉價(jià)漲達 3.5倍。毛、亞麻和絲紡織業(yè)取而代之,成為輸往亞洲、南美和非洲的主要產(chǎn)品。與此同時(shí),機器制造和冶煉技術(shù)的提高進(jìn)一步降低了鋼鐵價(jià)格,鐵路建設掀起又一輪高潮,而且這一輪高潮的主要地區就在歐洲,十年內鐵路長(cháng)度擴大了一倍。俄國鐵路建設速度最快,但與美國一樣,也帶動(dòng)了英國的機車(chē)和鐵軌出口。英國還在印度境內修了5000公里鐵路,在澳大利亞修筑了1000公里鐵路。這一切都使冶金工業(yè)、機器制造業(yè)得到大發(fā)展。

    除鐵路以外,帶動(dòng)新繁榮的還有英國造船業(yè)的進(jìn)展。這一時(shí)期各國都擴充軍備,而以英國為最,英國花大力氣用鐵甲艦代替木制帆船,大量的新船廠(chǎng)應運而生,舊船廠(chǎng)也紛紛進(jìn)行技術(shù)改造。陸軍配備了新式來(lái)復槍和大炮。這一時(shí)期,機器應用范圍進(jìn)一步擴大,出現了烤面包機,縫紉機,收割機,甚至火柴、卷煙、面粉生產(chǎn)都開(kāi)始機械化。

    繁榮產(chǎn)生了新的投資泡沫。從1863年到1867年,英國出現了3500多家股份公司,名義總資本將近7億英鎊,但實(shí)收資本很少超過(guò)名義資本的20%。由于對50年代投機破滅的記憶深刻,法國的泡沫沒(méi)有像英國那么大。但新的股份公司也大量出現,從1861年的108家增至1865年的269 家。德國由于普丹戰爭和普奧戰爭,投機風(fēng)也較弱。

    盡管有南北戰爭,但美國的投機和創(chuàng )業(yè)風(fēng)卻十分強勁。僅馬薩諸塞州,從1863 年到1866年就成立了529家股份公司,資本總額達9600萬(wàn)美元,而上一個(gè)繁榮期內的1854年到1857年只創(chuàng )辦了96家公司,資本總額僅為600 萬(wàn)。這一時(shí)期的石油公司發(fā)展最快,內戰時(shí)期成立了1100家石油公司,股本總額高達6億美元,其中實(shí)收股本9000萬(wàn)美元。鐵路建設也再上新臺階,1861年鐵路股票價(jià)格曾跌至41,到1864年達到創(chuàng )紀錄的新水平: 118。

    但是,危機的陰影又一次逼近了。由于資本家對前景過(guò)于看好,投資不斷擴大,導致投資品價(jià)格不斷上升,與1861年相比,1867年單座煉鐵爐的產(chǎn)量提高 30%,但蘇格蘭生鐵的價(jià)格卻反而上漲了23%。而與此同時(shí),卻由于產(chǎn)出迅速增加,銷(xiāo)售日益困難,消費品價(jià)格開(kāi)始回落。

    事實(shí)上,早在1864年,英國鐵路建設規模就縮減了40%,造船業(yè)也在 1864年達到生產(chǎn)的最高峰并開(kāi)始收縮。同時(shí),由于大量進(jìn)口印度棉花,英印貿易逆差在1864年高達3200萬(wàn)英鎊,黃金外流嚴重,迫使英格蘭銀行提高貼現率。資金緊張,鐵路投資收益下降,使一家信譽(yù)與英格蘭銀行相當的奧弗倫-格尼公司銀行股票下跌。隨后,該公司投資于其中的兩家鐵路公司破產(chǎn),該銀行公司也接著(zhù)倒閉,并引發(fā)了全國銀行系統的擠兌風(fēng)潮。許多銀行和金融公司的股票下跌二分之一、三分之二,甚至六分之五。股票價(jià)格下跌幅度最大的一天之內,市值損失高達13000萬(wàn)英鎊。于是,實(shí)業(yè)擴張中的泡沫顯現出來(lái)了。

    這是英國經(jīng)濟史上的第十一次危機。由于英國在世界經(jīng)濟中的中心地位,也可以說(shuō)是第十一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。1867年春,英國棉花紡織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縮減20%- 25%,絲織品輸出減少23%。毛紡織業(yè)出口1868年比1866年下降30%。生產(chǎn)下降幅度最大的是英國的重工業(yè)。1867年鐵路建設比 1866年下降30%。1866年中,蘇格蘭地區137座煉鐵爐大半停止生產(chǎn)。造船業(yè)從1865年到1867年下降達40%。不巧的是,歐洲糧食連年歉收,1867年到1868年期間的小麥平均價(jià)格比1864年到1865年高50%-60%,從而進(jìn)一步縮小了工業(yè)品市場(chǎng)需求。

    英國的危機于1867年蔓延至法國。1867年法國的經(jīng)濟損失高達數十億法郎。棉花消費量下降25%,停止運轉的紗錠占總數的五分之一。棉紡織品的價(jià)格下降給毛紡織業(yè)和亞麻紡織業(yè)以致命打擊。由于軍事訂貨的增加,重工業(yè)的危機稍輕。但鐵路建設規模也縮減了一半,1867年通車(chē)鐵路總長(cháng)度 1198公里,而1868年僅為613公里。

    危機對德國的影響主要限于紡織工業(yè),紡織品出口大幅度下降。毛紡織品從 1865年到1867年下降52%。亞麻織品從1867年到1871年下降一半。棉紡織品情況較好,到1869年內才減少19%,但此期間價(jià)格也在不斷下跌。重工業(yè)得益于軍事訂貨,以及為調動(dòng)軍隊而趕修鐵路,生產(chǎn)下降歷時(shí)較短,幅度較小。戰爭的另一個(gè)正效應是生鐵進(jìn)口量下降,使鐵路訂貨主要被國內冶金工業(yè)吸收。

    美國的情況比較特殊。內戰一結束,物價(jià)就迅速下跌。但這主要是由于戰爭期間的通貨膨脹。1866年到1867年,生鐵、煤和鐵軌的產(chǎn)量就都創(chuàng )造了新記錄。原先生產(chǎn)武器的工廠(chǎng)轉而生產(chǎn)機車(chē)、農業(yè)機器和其他新式機械,也增加了對金屬的需求。英國危機降臨后,英制品以更大規模涌入美國,打斷了美國的戰后繁榮。 1865年上半年,輸入美國的英國棉紡織品為2400萬(wàn)碼,下半年就激增至9800萬(wàn)碼。受害最深的是美國造船業(yè)。從1864年到1869年,造船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了34%。然而,美國造船業(yè)的危機不僅僅是周期性的危機。事實(shí)上,由于英國造船業(yè)的強大競爭力,美國造船業(yè)一直到19世紀末才重新達到或超過(guò)1864 年至1865年的水平。

    第十二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73年—1879年)

    由于美國幅員遼闊,鐵路建設的潛力很大,南北戰爭結束又擴大了南部對北部工業(yè)品的需求,也加快了西進(jìn)的步伐,鋪設新線(xiàn)仍然有誘人的利潤前景,故美國鐵路建設率先走出低谷。1865年至1875年,全世界鐵路線(xiàn)從14.6萬(wàn)公里增加到29.6萬(wàn)公里,其中美國占一半以上。從1865年到1873 年,美國鐵路投資約20億美元,其中在英國籌集的資金約占一半。如此大規模的鐵路建設給英國重工業(yè)提供了強勁的需求,使英國經(jīng)濟走出危機。

    1871年德國戰敗法國,實(shí)現全德統一,并獲得法國紡織工業(yè)發(fā)達的阿爾薩斯和煤鐵資源豐富的洛林,以及50億金法郎的賠款,德國經(jīng)濟迅速繁榮起來(lái)。為趕超英國,德國政府大量投資重工業(yè),并努力采用最先進(jìn)的技術(shù),提高產(chǎn)業(yè)集中度,使德國工業(yè)實(shí)力迅速增強。1873年,煤炭產(chǎn)量達2726萬(wàn)噸,躍居世界第三,僅次于美、英兩國。魯爾區成為德國的鋼鐵工業(yè)、制造業(yè)和軍火工業(yè)的集中之地,鋼鐵工業(yè)成為德國最重要的工業(yè)。但紡織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速度較慢, 1871年時(shí)仍只及英國30年代的水平。

    德國的興旺是法國的衰落,大量賠款使法國稅收沉重,債臺高筑,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緩慢,只在1873年危機前夕才出現一些繁榮景象。

    在美、德兩國繁榮的帶動(dòng)下,英國經(jīng)濟也擺脫了上一輪危機的陰影。從1868年至1873年,英國鋼鐵出口值增加一倍多,從1760萬(wàn)英鎊增加到 3770萬(wàn)英鎊,煤出口值從540萬(wàn)英鎊增加到1320萬(wàn)英鎊,但紡織品增加較慢,從7970萬(wàn)英鎊增加到9420萬(wàn)英鎊。但英國國內市場(chǎng)擴展緩慢,英國工業(yè)嚴重依賴(lài)國際市場(chǎng)。1970年,英國的采煤量占世界采煤量的51.5%,生鐵占50%,鋼產(chǎn)量所占比例更高,英國的棉花消費量占世界的一半以上。

    但是,美、德兩國的經(jīng)濟高漲免不了投機泡沫,特別是美國,是在英國資本的刺激下膨脹起來(lái)的。投資和生產(chǎn)猛烈擴大,市場(chǎng)需求遠遠跟不上增長(cháng),結果便是投機破滅,經(jīng)濟蕭條。

    1872年,由于建設成本高漲,預期收益下降,美國的鐵路線(xiàn)增長(cháng)速度開(kāi)始放慢,機車(chē)及鐵軌訂貨開(kāi)始減少。于是,鐵路股票價(jià)格開(kāi)始下跌。從下跌轉為暴跌的,是開(kāi)始于1873年的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股市暴跌,24小時(shí)內股票貶值達幾億盾。維也納交易所危機引發(fā)了第十二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,倫敦、巴黎、法蘭克福、紐約金融市場(chǎng)的一片恐慌,鐵路股票紛紛下挫。1873年9月,美國最殷實(shí)銀行之一的杰依—庫克金融公司因鐵路投機破產(chǎn),紐約股市狂瀉,5000家商業(yè)公司和57家證券交易公司相繼倒閉,紐約證交所第一次關(guān)門(mén)10天。此后,美國鐵路線(xiàn)增長(cháng)率連續四年下降,生鐵產(chǎn)量由260萬(wàn)噸降至190萬(wàn)噸,船舶下降 60%,機車(chē)下降70%。進(jìn)口從1872年開(kāi)始下降,連續四年,降幅達36%,其中鐵和紡織品的進(jìn)口分別減少了82%和45%-55%。只有鋼產(chǎn)量保持增長(cháng),并于1875年大幅增長(cháng)。

    德國遭到重創(chuàng )。特別是重工業(yè),迅猛發(fā)展后是生產(chǎn)能力嚴重過(guò)剩。生鐵產(chǎn)量連續三年下降。危機爆發(fā)前的最高產(chǎn)量為224萬(wàn)噸,1876年降至185萬(wàn)噸,一直到70年代末,產(chǎn)量才達到并超過(guò)危機前的水平??颂敳却蠊S(chǎng)解雇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工人。直到 1879年和1880年,車(chē)床的開(kāi)工率還只有 30%。輕紡工業(yè)發(fā)展緩慢,危機也就比較輕。1875年棉花消費下降了10%。農業(yè)卻遭受沉重打擊。隨著(zhù)水陸運輸的暢通,美國、東歐和印度的糧食大量輸入,糧價(jià)大幅下跌。

    法國經(jīng)濟繁榮程度不高,受打擊卻不輕。1873年法國的棉織業(yè)產(chǎn)量減少40%,煤、鐵的產(chǎn)量都大幅減少,而且蕭條持續了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

    主要工業(yè)國的經(jīng)濟蕭條當然直接影響到英國。生鐵產(chǎn)量,1872年為685萬(wàn)噸,1873年降為667萬(wàn)噸,1874年降至609萬(wàn)噸;生鐵出口量的降幅更大,1872年為396萬(wàn)噸,1873年為347萬(wàn)噸,1874年又減至 296萬(wàn)噸,1876年更降至259萬(wàn)噸。與此同時(shí),鐵路和造船業(yè)、機器制造業(yè)都下降了。

    然而與美、德經(jīng)濟的下降幅度相比,英國還比較緩和。理由有如下幾點(diǎn):一,投機活動(dòng)沒(méi)有在英國國內市場(chǎng)上形成高潮;二,棉紡織業(yè)雖然價(jià)跌,但量還有所增長(cháng)。這次危機主要是重工業(yè)危機,輕紡工業(yè)受影響相對較小,各國皆然。英國紡織工業(yè)競爭力強,受影響更小一些。三,由于固定資本投資周期延長(cháng),投資并未同步同幅下降。1873年至1878年間,紗綻總數仍在繼續增加,煉鐵爐數量也有所增加。鑄鋼和煤炭業(yè)投資也在繼續。

    但是,危機期間的投資擴張只能意味著(zhù)生產(chǎn)能力的進(jìn)一步過(guò)剩,從而意味著(zhù)更大規模危機的來(lái)臨。1878年10月,負債1200萬(wàn)英鎊的格拉斯哥銀行倒閉,繼之,負債500萬(wàn)英鎊的西英格蘭和南威爾士銀行宣告破產(chǎn)。于是,英國經(jīng)濟落入了更深的蕭條。1879年,英國鑄鋼生產(chǎn)能力為300萬(wàn)噸,實(shí)際產(chǎn)量只有 100萬(wàn)噸。每噸蘇格蘭生鐵的價(jià)格從1872年的102先令降至47先令。紡織工業(yè)也在劫難逃。1878年秋,蘭開(kāi)夏20%的紗綻和織機停工,60% 只能部分開(kāi)工。

    和以往一樣,危機都促成大批中小企業(yè)破產(chǎn),加速先進(jìn)技術(shù)的開(kāi)發(fā)和采用,提高生產(chǎn)集中或壟斷程度。只是這次危機持續時(shí)間長(cháng),物價(jià)下跌幅度大,走向壟斷的過(guò)程更加自覺(jué)??ㄌ貭?、托拉斯、辛迪加等壟斷組織形式就是在這一時(shí)期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。

    第十三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82年—1883年)

    1878年到1879年的英國經(jīng)濟危機并沒(méi)有以往一樣波及到美國和德國。這是世界經(jīng)濟史上的一個(gè)轉折點(diǎn)。此后,大英帝國開(kāi)始走向衰落,而美國、德國則日益強盛。

    為什么出現這一轉折呢?1873年美、德陷入危機后,兩國政府都大大提高了貿易保護水平。南北戰爭期間,美國關(guān)稅即已達47%。戰爭結束后,主張貿易保護的北方工業(yè)集團取得勝利,而主張自由貿易的南方農業(yè)集團失敗,美國關(guān)稅進(jìn)一步提高。1873年經(jīng)濟危機發(fā)生后,美國繼續實(shí)施高關(guān)稅政策,特別是加強了對紡織工業(yè)和鋼鐵工業(yè)的保護。與此同時(shí),壟斷組織廣泛出現,成為非國家的貿易保護力量。在高關(guān)稅和其他措施的保護下,美國強勁的國內需求成為重工業(yè)和輕紡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動(dòng)力,主要工業(yè)部門(mén)的競爭力迅速提高。到1878年英國危機加深時(shí),英國制品對美國傾銷(xiāo)能力已經(jīng)大大削弱了。

    1873年危機也使德國決定性地放棄自由貿易政策的殘余。由于外國農產(chǎn)品的傾銷(xiāo)使容克地主的收入下降,地主和工業(yè)資本家第一次在提高關(guān)稅上達成一致意見(jiàn)。德國鋼鐵工業(yè)家為抵制英國鋼鐵制品進(jìn)入,聯(lián)合各行業(yè)企業(yè)主,成立德國工業(yè)家中央聯(lián)合會(huì ),要求提高關(guān)稅。俾斯麥也積極推動(dòng),他希望用高關(guān)稅來(lái)增加稅收,增強帝國財政和軍事力量。這樣,高關(guān)稅就成為德國上下一致的利益所在。

    美、德兩國先后采取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成為世界潮流,除英國外,其他各國都紛紛轉向。此后,美、德等各國競爭力不斷增強,其國內市場(chǎng)越來(lái)越多地為本國工業(yè)所占領(lǐng),英國的國際市場(chǎng)份額明顯縮小,甚至英國的國內市場(chǎng)都開(kāi)始受到美、德商品的入侵。這是一股決定英國走向衰落的歷史大潮。從根本上說(shuō),這股潮流得以形成,是因為英國的國際統治經(jīng)驗還不夠豐富,沒(méi)有將它的世界經(jīng)濟優(yōu)勢轉變成世界政治優(yōu)勢,沒(méi)有花大力氣在各國國內扶植自由貿易派,打擊貿易保護派,從而無(wú)法決定或至少影響其主要競爭對手的國內政治。一百多年以后,美國就比較善于將經(jīng)濟優(yōu)勢轉變成政治優(yōu)勢了。歷史是相信強權的,只有在政治上統治了各國,經(jīng)濟上的優(yōu)勢才能有保障。

    貿易保護主義另一個(gè)后果是,世界經(jīng)濟周期的同步性下降了。一個(gè)國家陷入危機時(shí),另一個(gè)國家可能還在繼續高漲。而一個(gè)國家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復蘇時(shí),另一個(gè)國家卻可能深陷蕭條。在程度上也有了新的特點(diǎn)。以往,受危機影響的程度更多地取決于國際競爭力和金融投機。英國競爭力強,可以轉嫁危機,受危機影響較淺,其他國家則常常比英國更嚴重。金融投機強的,受危機影響深。此后,貿易保護程度對危機程度也有了日益重要的影響。然而,由于美國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總量據世界首位,美國的經(jīng)濟周期對其他各國的影響更大一些,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從1873年危機以后,美國危機的起迄通常主導著(zhù)世界經(jīng)濟的蕭條與繁榮。

    除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以外,帶動(dòng)美國走出1873年的危機的,是鐵路建設的又一個(gè)高潮。危機擠破了泡沫,降低了建設費用,提高了技術(shù)水平,這樣,向遼闊的中西部和遠西部進(jìn)軍的鐵路又可以重新開(kāi)工了。從1879年到1883年,美國共建成鐵路近5.3萬(wàn)公里,約占同期世界鐵路建筑量的50%,重工業(yè)主要產(chǎn)品產(chǎn)量則增加了一倍,鋼鐵工業(yè)的技術(shù)水平開(kāi)始與英國并駕齊驅。但是,美國鋼鐵工業(yè)仍不能滿(mǎn)足鐵路建設的需求,仍然需要大量進(jìn)口英國鋼鐵,甚至開(kāi)始進(jìn)口一部分德國鋼鐵。于是,美國再次成為世界經(jīng)濟走向繁榮的龍頭。

    1882年,美國鐵路建設退潮,引發(fā)世界經(jīng)濟史上的第十三次經(jīng)濟危機。這期間美國建造了兩倍于實(shí)際需要的鐵路。平行鐵路惡性競爭,競相削減運費,使鐵路經(jīng)營(yíng)入不敷出,銀行及投資者紛紛拋售鐵路股票和債券。1883年倫敦市場(chǎng)上美國的鐵路股票價(jià)格跌至面值以下。鐵路投資驟然萎縮。1882年至 1883年,機車(chē)產(chǎn)量由2282臺下降至800臺,即下降65%。煤炭產(chǎn)量下降7.5%,生鐵產(chǎn)量下降12.5%,棉花消費量減少15.4%,甚至一直增長(cháng)的鋼產(chǎn)量也下降了10.7%,出口減少13.4%,進(jìn)口減少22%。從1882年到1886年,批發(fā)物價(jià)指數下降24.1%。蕭條持續了四年之久。蕭條期間,美國的托拉斯大規模發(fā)展,遍及鐵路、石油、食糖、肉類(lèi)加工、煤、酒等產(chǎn)業(yè),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逐漸止跌回穩。這一方面促使公眾反托拉斯運動(dòng)的形成,另一方面卻減輕了危機的深度,并為工人罷工取得勝利提供了經(jīng)濟空間。

    英國經(jīng)濟早在1882年就開(kāi)始下降,美國鐵路退潮后,危機加深了。危機期間,鋼產(chǎn)量第一次下降,達15.9%,棉花消費量縮減了19.7%,造船業(yè)下降最嚴重,達62.8%。1882年失業(yè)率為2.3%,1884年增至8.1%,1886年更達10.2%。

    法國的嚴重程度僅次于美國。1882年,聯(lián)合總銀行,里昂和羅爾銀行倒閉,震驚全國。同年企業(yè)倒閉達7000多起。從1884年到1886年,破產(chǎn)企業(yè)數和失業(yè)人數都進(jìn)一步增長(cháng)。從1882年到1885年,進(jìn)出口連續幾年下降,出口共下降13.6%,進(jìn)口共下降15.2%。煤、鐵的產(chǎn)量,棉花的消費量都大幅度下降了。

    德國的情況稍好。由于貿易保護和國內工業(yè)卡特爾化,德國工業(yè)的競爭沒(méi)有出現大規模投機浪潮,受外國廉價(jià)商品的傾銷(xiāo)影響小。只有對美國出口的鋼鐵和機器下降幅度較大。

    第十四次經(jīng)濟危機(1890年-1893年)

    1886年以后,鐵路建設再一次高漲。從1885年到1892年,全世界修筑的鐵路線(xiàn)達19萬(wàn)公里,是上次高潮的近一倍。其中美國就修筑鐵路 7.5萬(wàn)公里,比上次高潮多一半。這一時(shí)期還開(kāi)始了電氣革命,電燈、電話(huà)、電車(chē)、電動(dòng)機等不斷問(wèn)世,形成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新產(chǎn)業(yè)。但這一輪產(chǎn)業(yè)革命的領(lǐng)導者已經(jīng)不再是英國,而是美國。

    在鐵路建設和電氣革命的推動(dòng)下,美國興建了大批煤井、鑄鋼廠(chǎng)、煉鐵爐,僅新建成的煤礦生產(chǎn)能力即達6000-7000萬(wàn)噸。1892年,通用電氣公司已經(jīng)向全國400多家電車(chē)公司供應設備。工業(yè)的迅猛發(fā)展,大量移民入境和新土地開(kāi)拓,使美國的國內市場(chǎng)猛烈擴大。在歐洲,德國工業(yè)建設規模躍居第一位,鋼的生產(chǎn)能力擴大了一倍,新增采煤能力1800-2000萬(wàn)噸。英國也在發(fā)展,鑄鋼工業(yè)的生產(chǎn)能力擴大了半倍,采煤能力也繼續增長(cháng)。法國仍然是以輕紡織工業(yè)發(fā)展為主,從1882年到1892年,紡織工業(yè)設備的增長(cháng)速度仍比采掘、冶金工業(yè)中的快,與美國和德國的情形恰成對照??偟膩?lái)看,法國的發(fā)展遠遠地落在德國后面。

    但是,德國也最先爆發(fā)危機。1890年3月,德國股票市場(chǎng)暴跌,此后股價(jià)連續下降兩年多。從1890年到1891年,破產(chǎn)事件約1.5萬(wàn)起,鐵路建筑規??s減了60%。適逢農業(yè)歉收,危機更加嚴重。

    美國的危機比較曲折,但卻更為嚴重和漫長(cháng)。1890年,美國即發(fā)生金融危機。 1891年上半年,生鐵、鋼、鐵軌和機車(chē),以及輕工業(yè)的生產(chǎn)都下降了,但下半年又迅速好轉。1890年再次陷入危機。從1893年1月到8月,工業(yè)股票平均市價(jià)下跌近一半。一年內有600多家銀行和信用機構破產(chǎn),各類(lèi)破產(chǎn)事件超過(guò) 1.5萬(wàn)起。1894年,94條鐵路被拍賣(mài),資本總額達11億美元。在危機中,鋼產(chǎn)量下降了18%,生鐵產(chǎn)量減少了,鐵軌和機車(chē)產(chǎn)量分別下降了47%和 70%。金屬和金屬制品價(jià)格指數下降44%,紡織品價(jià)格指數下降了26%。蕭條一直到1895年,美國經(jīng)濟才進(jìn)入復蘇階段。

    英國的危機也始于1890年,采煤量下降11%,生鐵和鋼產(chǎn)量分別下降19%和18%,船舶噸位減少32%,出口縮減18%,進(jìn)口減少8%。

    1890年開(kāi)始,危機也降臨到法國各工業(yè)部門(mén)。但在采礦冶金部門(mén),直到1893年才明顯表現出危機。危機期間,鐵軌和船舶生產(chǎn)分別下降34%和37%,棉花消費量減少23%,出口下降了18%。

    這次危機的一個(gè)重要后果是,法國終于加入了貿易保護主義潮流。1892年法國制定了《梅利奈稅則》,大大提高了進(jìn)口工業(yè)品關(guān)稅率。物極必反,法國在吃盡了自由貿易的苦頭后,所實(shí)施的保護政策是全歐洲最嚴厲的。

    第十五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(1900年-1903年)

    德國經(jīng)濟于1893年開(kāi)始復蘇,美國1895年,英國比美國還晚一些。這一輪高漲是鋼帶動(dòng)的。短短幾年間,世界的煤產(chǎn)量增加65%,生鐵產(chǎn)量增加70%,而鋼產(chǎn)量增加將近兩倍。大部分鐵都被煉成了鋼。美國1890年的鋼產(chǎn)量為 1427.7萬(wàn)噸,1900年達到1018.8萬(wàn)噸。由于提煉技術(shù)不斷進(jìn)步,鋼軌的價(jià)格從1873年的每噸120美元,降到1898年的17美元。而美國最大的卡內基鋼鐵公司還依然利潤豐厚,每年達2000萬(wàn)美元之巨。鋼材價(jià)格的不斷下降,使一切鋼制品,如機器、工具、鐵軌、橋梁、機車(chē)、輪船等的需求都迅速擴張,從而帶動(dòng)了新一輪經(jīng)濟繁榮。

    但是,危機還是不邀而至了,這次危機是從俄羅斯開(kāi)始的。1892年至1893 年起,俄國出現其資本主義歷史上最可觀(guān)的一次高漲。從1890年到1900 年,俄國鋪設了22600公里的鐵路。頓巴斯的煤、巴庫的石油、南方的冶金業(yè)都有長(cháng)足的進(jìn)展。到90年代末,俄國的生鐵和鋼產(chǎn)量已超過(guò)法國而居世界第四位,鐵路線(xiàn)的長(cháng)度僅次于美國。但是,俄國的發(fā)展主要是靠外國資本和進(jìn)口機器、鐵軌進(jìn)行的。1890年,外國資本在全部股份資本中約占25%,到 1900年則占40%以上。主要投資者依次為法國、比利時(shí)、德國。外國投資者看中的是俄國遼闊的土地和豐富的礦產(chǎn)資源,當他們在本國找不到有利可圖的投資出路時(shí),就把目光投向了俄羅斯。因此,這一輪高漲既是俄羅斯大規模開(kāi)發(fā)的開(kāi)始,也是俄羅斯經(jīng)濟的進(jìn)一步殖民地化。迅速而持續的擴張自然引來(lái)狂熱投機,濫設企業(yè),虛估前景,股票和債券高溢價(jià)發(fā)行。結果,1899年夏天一場(chǎng)金融危機席卷俄羅斯,隨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陷入危機。

    在俄羅斯有大量投資并向俄羅斯大量出口的法國、德國、比利時(shí)等國最先跟進(jìn),英國尾隨其后。美國的危機發(fā)生得較晚,比較曲折,但程度卻最嚴重。 1900年生產(chǎn)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下降,市場(chǎng)信心開(kāi)始失穩,1901年5月,紐約股市暴跌。但很快又上漲。1901年和1902年,美國的固定資本投資還在繼續,生鐵、鋼和煤的產(chǎn)量都有所增長(cháng),直到1903年,美國才爆發(fā)全面危機,并轉入蕭條。危機期間,美國的生鐵產(chǎn)量下降8.4%,鋼產(chǎn)量下降7.3%。1904年鐵路修筑量比1902年減少36.4%,機車(chē)產(chǎn)量縮減33.2%。1904年失業(yè)率高達10.1%,工資降低10%-20%。在失業(yè)增長(cháng)和名義工資降低的情況下,房租等生活費用卻反而出現上漲。這是壟斷組織哄抬物價(jià)的結果。最終,工人的購買(mǎi)力進(jìn)一步縮小,危機也就更加延長(cháng)了。

    這場(chǎng)危機戲劇性地展示了英國和德國的競爭地位的消長(cháng)。由于德國鋼鐵工業(yè)的技術(shù)先進(jìn)程度、生產(chǎn)集中程度都高于英國,而且采取鼓勵輸出、限制輸入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,德國鋼鐵大量出口英國,并占領(lǐng)英國的海外市場(chǎng)。1900年到1902 年,德國黑色金屬的凈出口增長(cháng)3.5倍,從1900年的凈出口 71.5萬(wàn)噸,增長(cháng)到1902年的320.9萬(wàn)噸。與此同時(shí),英國黑色金融進(jìn)口額在1900年到1904年期間增加了62%。這就使德國能夠盡早擺脫危機,而英國的危機則被延長(cháng)了。

    面對強大的競爭對手的崛起,面對世界性的貿易保護主義潮流,英國的自由貿易政策開(kāi)始動(dòng)搖了。英國內閣以張伯倫為首的集團開(kāi)始主張恢復保護關(guān)稅,取消自由貿易,代之以“帝國國內特惠關(guān)稅”。這一主張得到了重工業(yè)的大資本家們的擁護。但是,由于英國鼓吹自由貿易日久,以欺人始,以自欺終,這一有利于英國長(cháng)遠利益的主張并未成為新政策。

    日本在1900年爆發(fā)了第一次經(jīng)濟危機。

    第十六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(1907年-1908年)

    1905年,美國最后一個(gè)擺脫危機并迅速轉入高漲。這一次高漲不僅時(shí)間短,而且強度弱,但投機程度卻很高。這一時(shí)期,一些新興工業(yè)崛起,如電力、汽車(chē)、化學(xué)等。從1902年到1907年,美國的發(fā)電量從48億度增至106億度,增長(cháng)了1倍多。1900年至1907年間,世界汽車(chē)產(chǎn)量由7000 輛增至8.4萬(wàn)輛。在德國,化學(xué)工業(yè)的從業(yè)人數從1900年的15.3萬(wàn)人增至20.8萬(wàn)人。法國的汽車(chē)工業(yè)格外引人注目,1907年,法國已經(jīng)生產(chǎn)了 5.5萬(wàn)輛汽車(chē),超過(guò)美國的4.4萬(wàn)輛。但是,帶動(dòng)這一輪高漲的主要因素仍然是鐵路和重工業(yè)建設。1905年至1907年,美國建成了25000公里鐵路,使用了860萬(wàn)噸鋼軌,生產(chǎn)了2萬(wàn)臺蒸汽機車(chē)和69萬(wàn)節車(chē)廂。

    有這許多新興工業(yè)的崛起,這一輪高漲本來(lái)可以指望持續時(shí)期比較長(cháng)。但是,創(chuàng )業(yè)投機猖獗,使這一輪高漲暴起暴落。在美國,這一時(shí)期大量個(gè)人企業(yè)轉變?yōu)楣煞莨?,發(fā)行摻水股票,從中牟取暴利。大量歐洲資本通過(guò)提供短期信貸來(lái)資助創(chuàng )業(yè)投機,1906年,吸金融投機吸引到美國的資本總額達5億美元,美國信貸機構投入的資金約為3億美元。這段時(shí)期,英國新設企業(yè)2.24萬(wàn)家,德國新設企業(yè)的資本額達15.54億馬克。美國和德國的投機活動(dòng)最為強烈,而英法的資金則被卷入其中。在英國和法國,70%-75%的有價(jià)證券是外國債券。因此,美國與德國的生產(chǎn)能力迅速擴張。這一輪高漲的新建生產(chǎn)能力大部分都是在 1906年到1907年建成投產(chǎn)的,由此帶動(dòng)原材料價(jià)格的飛漲。1907年鐵的最低價(jià)比1901到1905年間的最低價(jià)上漲了39.2%,銅價(jià)上漲了一倍,鉛價(jià)上漲了92%。

    如此高的價(jià)格是很難被有限的需求接受的,于是泡沫破滅的時(shí)機又成熟了。 1907年到1908年,美國破產(chǎn)的信貸機構超過(guò)300個(gè),負債達 3.56億美元,大多數銀行則停止支付現金。30多家鐵路公司倒閉,他們擁有股票和債券6.1億美元,鐵路長(cháng)度1.3萬(wàn)公里。還有2.74萬(wàn)家工商企業(yè)登記破產(chǎn),共負債4.2億美元。在美國,這次危機引起的生產(chǎn)下降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嚴重。以月度數字計算,鋼產(chǎn)量下降近60%,生鐵38%,機車(chē)69%,貨車(chē)車(chē)廂75%,新建鐵路量46%。1908年,新建筑合同減少23%,鋼托拉斯所屬企業(yè)一半以上停工。失業(yè)人數超過(guò)以往各次。

    與美國經(jīng)濟聯(lián)系密切的英國首當其沖,危機深度僅次于美國。1907年,黑色金屬消費量減少20%,生鐵產(chǎn)量下降11%,鋼產(chǎn)量下降19%,新建船舶噸位減少48%,棉花消費量下降14%。從1906年到1909年,生鐵價(jià)格下跌25%。

    危機在德國也十分嚴重。1907年,黑色金屬消費量縮減20%以上,鋼產(chǎn)量下降13.1%,已竣工商船噸位減少三分之一,建設業(yè)損失最慘重,業(yè)務(wù)量縮減 36%,與此相應,水泥等建材工業(yè)產(chǎn)量下降近一半。輕工業(yè)損失也不小。棉紗和棉布的出口減少18%,棉布價(jià)格下跌23%。值得注意的是,盡管黑色金屬消費量縮減,但由于該行業(yè)壟斷程度高,黑色金屬的價(jià)格竟提高了14%。

    1907年,法國的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了6.5%。其中絲紡工業(yè)危機最嚴重,絲織品出口減少了24%。危機不但使工人生活?lèi)夯?,甚至教師與國家公務(wù)人員的生活都受影響,工會(huì )活動(dòng)活躍起來(lái)。1909年,巴黎郵電職工大罷工,一時(shí)電訊中斷。

    這次危機以后,德國工業(yè)實(shí)力已經(jīng)明顯超過(guò)英國。德國的鋼鐵產(chǎn)量比英法兩國的總和還多,機器制造業(yè)發(fā)展迅速,電氣、化學(xué)等工業(yè)成為德國的驕傲。造船工業(yè)在 1896年以前還不具規模,1899年至1913年間,每年平均造船30.5萬(wàn)噸。到1913年,德國輪船總噸位達到510萬(wàn)噸。德國海軍實(shí)力已經(jīng)接近英國。雖然如此,英國還擁有重大優(yōu)勢:龐大的殖民地,巨大的商船隊,數額巨大的資本輸出。德國認為,其實(shí)力與海外殖民地規模很不相稱(chēng),而殖民地的重要性在經(jīng)濟危機時(shí)期更顯重要。于是,從經(jīng)濟戰爭轉向軍事戰爭的時(shí)機漸漸成熟了。

    1909年起,美國、法國經(jīng)濟開(kāi)始復蘇并很快進(jìn)入高漲階段,德國到1912年才走向高漲,英國則更晚。然而,這一輪經(jīng)濟高漲的主要動(dòng)力卻是軍備競賽。1913年,新一輪經(jīng)濟危機已初露端倪。但1914年夏,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(fā),各國轉入戰時(shí)計劃經(jīng)濟,危機遂告消失。

    第十七次經(jīng)濟危機(1929-1933)

    1914 -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,是人類(lèi)歷史上的一次浩劫。歐洲是這次戰爭的主戰場(chǎng),英、德、法、俄等帝國主義國家為爭奪霸權互相拼死廝殺,元氣大傷,唯獨美國在戰爭中增強了經(jīng)濟實(shí)力和軍事實(shí)力。就連當時(shí)頭號投資大國英國也欠美國41億美元的債款。美國已由戰前的債務(wù)國變成資本主義世界的主要債權國和國際金融中心,同時(shí),美國也從戰前的工業(yè)大國之一躍為資本主義世界名列首位的經(jīng)濟大國。

    1920-1921年以后,資本主義國家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相對穩定的發(fā)展時(shí)期,其中尤以美國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速度最引人矚目。美國的經(jīng)濟高漲雖然在1924年和 1927年被局部的中間性危機中斷過(guò),但到了1929年,美國的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總值已比1920年提高了53%,工人的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平均每年提高了3.8%,工人的實(shí)際工資也有所增長(cháng)。這一時(shí)期,共和黨政府執行的經(jīng)濟政策對壟斷資本家十分有利,工商企業(yè)的稅負很輕,對壟斷組織的發(fā)展不加限制,反托拉斯法實(shí)際上已不執行。這些政策,刺激了技術(shù)發(fā)明和新興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。20年代是美國汽車(chē)工業(yè)大發(fā)展的時(shí)期,1919年美國的汽車(chē)產(chǎn)量已達150多萬(wàn)輛,到1929年猛增到將近540萬(wàn)輛,平均每六人就有一輛汽車(chē),汽車(chē)制造業(yè)已成為美國最大的工業(yè)部門(mén),它的發(fā)展也推動(dòng)了鋼鐵、橡膠、石油和玻璃等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,當時(shí)的鋼和生鐵的產(chǎn)量分別達到5700萬(wàn)噸和4300萬(wàn)噸,創(chuàng )造了歷史最高水平。其他如電氣業(yè)、建筑業(yè)、化學(xué)工業(yè)和公用事業(yè)等部門(mén)也發(fā)展得十分迅速。家用電氣產(chǎn)品總值在 1921年還只有1060萬(wàn)美元,到1929年已增至4.16億美元。在戰爭期間,民用建筑幾乎停止,住房十分緊張,房租高昂;戰后大興土木,每年建筑費用均超過(guò)70億美元,1926年的建筑費用甚至高達110億美元。從1919至1929年,汽油產(chǎn)量也從8600萬(wàn)桶激增至4.39億桶。美國工業(yè)的迅猛發(fā)展,使其在資本主義世界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總值中的比重由1913年的38%提高到1929年的48.5%,其國民收入也由1921年的594億美元增為1929 年的878億美元。1929年,美國擁有50億美元的黃金儲備,占當時(shí)世界黃金儲備總額90億美元的一半以上。

    生產(chǎn)的高漲刺激了其信用的膨脹。從1923-1929年,美國有價(jià)證券的發(fā)行額達490億美元,僅在1928和1929年間,就發(fā)行有價(jià)證券180億美元。證券交易所瘋狂的、規??涨暗耐顿Y使證券價(jià)格不斷上漲。紐約證券交易所的證券平均價(jià)格1923年初不過(guò)98美元,1929年初漲到306美元, 1929年9月達到了最高峰,漲到365美元。

    道·瓊斯30種工業(yè)股票指數1900-1934年的市場(chǎng)表現

    當時(shí)購買(mǎi)證券只需要支付10%的保證金,參與證券投機的人都靠借款來(lái)購買(mǎi)大量的證券,2/3的證券交易是靠銀行貸款進(jìn)行的。證券市場(chǎng)投機猶如一股潮流,成為人們的熱門(mén)話(huà)題和報紙上的議論資料。證券的投機狂熱助長(cháng)了繁榮的幻景。

    在投機活動(dòng)上,堪與證券市場(chǎng)等量齊觀(guān)的還有狂熱的房地產(chǎn)投機活動(dòng)。在這種活動(dòng)的刺激下,房屋的建造量不斷增加,這對於鋼鐵、木材、采礦等基本建設有關(guān)的工業(yè)部門(mén)也起到了刺激作用。

    在這狂熱的年代里,輿論大肆宣揚『永久繁榮』和『美國例外論』,似乎美國已超越資本主義經(jīng)濟周期的運行規律之外,再也不會(huì )發(fā)生以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為特征的經(jīng)濟危機了。就連美國總統胡佛在其1929年4月的就職演說(shuō)中,也高唱要消滅貧困。

    工業(yè)的『合理化』運動(dòng)和汽車(chē)、奢侈品等新工業(yè)的擴張,還使得整個(gè)『繁榮』時(shí)期中資本積聚和集中的趨勢加強,中小企業(yè)和獨立的小生產(chǎn)者、小商人普遍遭到被淘汰和被兼并的命運。在1927年,美國全國公司中的千分之二的公司占有全國公司總收益的近70%,其馀99.8%的公司只分得剩下的一部分利潤。

    由此可見(jiàn),美國以至於整個(gè)資本主義世界猶如被吹得過(guò)大的氣球,隨時(shí)有一觸即爆的危險。1929年10月,資本主義世界一場(chǎng)規??涨暗拇笪C終於爆發(fā)了。危機首先在資本主義最發(fā)達的國家——美國爆發(fā)。美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在1929年6月達到最高峰,10月間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開(kāi)始迅速下降,市面也逐漸衰落下去。10月 20日紐約證券交易所破產(chǎn),特別是23日、28日和29日連續發(fā)生大破產(chǎn),有價(jià)證券的行市狂跌不已。在驚恐不定的幾天內,第一流有價(jià)證券的行市竟下跌了 40-60%。不少證券持有人迅即破產(chǎn),茅盾在其小說(shuō)《子夜》中所描述的資本家跳樓自殺的事情在美國頻頻發(fā)生。

    證券交易所破產(chǎn)的浪濤波及到一切資本主義國家,英國、德國、法國等國的交易所也相繼破產(chǎn)。1929年秋季證券交易所的破產(chǎn)是其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危機加深的信號。此后,資本主義國家的生產(chǎn)都持續下降,商業(yè)繼續萎縮,失業(yè)不斷增加。直到1933年,資本主義世界才開(kāi)始從危機轉為蕭條。

    1929-1933年危機是資本主義歷史上最深刻的一次危機。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的幅度是之前歷次危機所從未有過(guò)的,國際貿易額的實(shí)際貿易量也出現歷史上第一次的下降。不僅生產(chǎn)下降的幅度驚人,而且,其延續時(shí)間也異常持久。在以前的危機中,生產(chǎn)下降的延續時(shí)間不過(guò)幾個(gè)月,而這次卻是幾十個(gè)月。以美國為例,由危機時(shí)的最低點(diǎn)恢復到危機前水平所需的時(shí)間,煤、生鐵、鋼等都長(cháng)達四十多個(gè)月。因此,1929-1933年危機成為資本主義歷史上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的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。

    1929-1933年的危機的極度深刻性和其空前持久性結合在一起,使這一次危機具有極大的破壞力,它使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大幅倒退,使整整幾十年生產(chǎn)力的發(fā)展成就付之東流?!阂粦稹磺暗母鞔挝C通常使生產(chǎn)水平倒退一二年,倒退四年或四年以上的情況極少。而

    1929-1933年的危機卻使整個(gè)資本主義世界的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水平大約后退到1908-1909年。其中美國退到1905-1906年,德國退到1896 年,英國退到1897年。這次危機不僅限於生產(chǎn)和商業(yè)范圍,而且也擴展到銀行信用系統,以及外匯和債務(wù)等領(lǐng)域。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危機中商品價(jià)格下跌,使工業(yè)資本家、手工業(yè)者、農民等債務(wù)人難以支持,從而使許多公司和企業(yè)主遭到破產(chǎn)。美國、德國和法國有幾萬(wàn)個(gè)股份公司因此倒閉。不僅資本家破產(chǎn),而且實(shí)際上某些資產(chǎn)階級國家也破產(chǎn)了。

    1931年9月,英國被迫放棄金本位制,宣布英鎊貶值,震動(dòng)了世界各國。英聯(lián)邦以及許多同英鎊聯(lián)系的歐洲國家的金本位制都跟著(zhù)垮臺了。1933年3月間,資本主義世界信用、貨幣制度崩潰的浪潮襲擊了美國。美國銀行倒閉之風(fēng)更加劇烈。到1933年,美國銀行共倒閉11730家,企業(yè)倒閉252000家。 1933年3月4日美國總統羅斯福在其就職之日,不得不宣布銀行『休假』,隨即關(guān)閉紐約金融中心,并放棄了金本位制。

    1929-1933年的危機是空前深刻和空前劇烈的資本主義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,宣告了主張『放任主義』的資本主義經(jīng)濟理論的失靈。危機表明,資本主義單靠本身內在的力量已經(jīng)不容易從危機中爬出來(lái)了。於是,鼓吹通過(guò)加強『國家乾預』來(lái)刺激經(jīng)濟和保持『充分就業(yè)』的凱恩斯主義便應運而生。凱恩斯主義企圖利用加強『國家乾預』經(jīng)濟的人為措施來(lái)克服危機,消除失業(yè)和防止革命。

    二戰后第一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(1957年-1958年)

    二戰決定性地改變了世界經(jīng)濟地圖。戰爭期間,美國非但沒(méi)有遭到戰爭的直接破壞,其生產(chǎn)能力反 而有了巨大增長(cháng)。從1939 年到1942年,美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即增加近一倍,1945年又比1940年增加116%。1948年,美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占整個(gè)資本主義世界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的54.6%,出口貿易占23.9%,還集中了世界3/4的黃金。不僅如此,美國工業(yè)產(chǎn)品的國際競爭力十分明顯。1950年美國制造業(yè)的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為英國的3倍,西德的 4倍,是日本的更多倍。美國制成品的生產(chǎn)為西德的6倍,為日本的30倍。美國煤礦的生產(chǎn)率比英國、西德高3-4倍,是法國的7倍。因此,戰爭剛結束時(shí),美國的政策是利用美國統治的全部?jì)?yōu)勢,為美國資本取得最有利的地位,迫使各國開(kāi)放市場(chǎng),接受價(jià)廉物美的美國貨,摧毀德國、日本、英國、法國、意大利的經(jīng)濟,奪取這些國家對殖民地的統治和影響,從而實(shí)現美國獨霸西方世界的美夢(mèng)。為達此目的,美國對盟國援助只用于救急,不是幫助盟國重建生產(chǎn)體系;援助都附有“排除國際商業(yè)中的一切歧視待遇的協(xié)議”,并且在貨幣和貿易體系計劃中,美國不讓各國為平衡支付而限制貿易。最重要的是,美國以防止德、日再次侵略他國為名,制定了拆毀德國、日本軍事工業(yè)的計劃,從根本消滅這兩個(gè)新興工業(yè)強國的競爭能力。如果這一切都成為現實(shí),則美國將成為新的世界工廠(chǎng),而歐洲和日本將成為美國的原材料及初級產(chǎn)品加工地,那里的經(jīng)濟需求將無(wú)法增長(cháng),一個(gè)長(cháng)達二十多年的繁榮期也就不可能出現。

    事實(shí)上,美國的這一商業(yè)野心并沒(méi)能實(shí)現。隨著(zhù)美國商品大量輸入各國,隨著(zhù)拆毀德、日兩國軍事工業(yè)的進(jìn)程的開(kāi)始,歐洲和日本國內失業(yè)工人大量增加,各國共產(chǎn)黨勢力迅速壯大,美國不得不更弦改張。美國統治精英終于發(fā)現,他們的頭號敵人是蘇聯(lián)社會(huì )主義陣營(yíng),而不是歐洲和日本,因此美國對外經(jīng)濟政策發(fā)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,變消滅競爭對手為扶植競爭對手。主要措施有三,一是著(zhù)名的馬歇爾計劃;二是停止拆毀德國和日本的軍事工業(yè);三是允許日元、英鎊、馬克等貨幣貶值,例如日元貶值到1美元兌360日元,從而減少美國貨對各國市場(chǎng)的沖擊,并使各國有能力對美出口。此后,由于朝鮮戰爭爆發(fā),日本又成為美國軍火的前線(xiàn)供應商,發(fā)了一筆戰爭財。此外,美國以盟國的保護傘自居,軍費長(cháng)期居高不下,也增加了美國產(chǎn)品的出口成本。這些措施從效果來(lái)看,可以一言以蔽之,即美國采取了單方面自由貿易,而允許各國貿易保護的友好態(tài)度。此后,歐洲和日本生產(chǎn)能力得以重建,內需擴大,給美國商品提供了更大的市場(chǎng);歐洲和日本產(chǎn)品輸出美國的數量不斷增長(cháng),但卻仍不足以平衡來(lái)自美國的進(jìn)口,美國進(jìn)出口仍然保持大額順差,世界經(jīng)濟進(jìn)入良性循環(huán)。

    這一時(shí)期的經(jīng)濟周期呈現出若干新特點(diǎn)。其一是,危機期間物價(jià)上漲,即所謂“滯脹”。形成滯脹的原因很多。從微觀(guān)機制上看,二戰以后,工會(huì )力量普遍增強,形成所謂名義工資的增長(cháng)剛性,而雇主對付工資增長(cháng)的辦法便是提高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,從而形成工資與物價(jià)螺旋上漲的成本推動(dòng)型長(cháng)期通貨膨脹趨勢。石油漲價(jià)也可歸于這一大趨勢,但情況更復雜一些。在第一次石油危機以前,由于石油生產(chǎn)國相互競爭,石油價(jià)格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,而相應的工業(yè)品卻不斷漲價(jià)。石油生產(chǎn)國之間加強團結后,就相當于工人加強了團結,石油價(jià)格迅速上漲,導致物價(jià)上漲。從宏觀(guān)上看,二戰后至七十年代末期,各發(fā)達國家都程度不同地實(shí)行凱恩斯主義政策,用財政和貨幣手段擴大需求,需求拉動(dòng)型的漲價(jià)成為通貨膨脹中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此外,隨著(zhù)國際競爭的加劇和浮動(dòng)匯率制取代固定匯率制,匯率貶值成為國際競爭的戰略工具,從而使通貨膨脹帶有主動(dòng)的戰略意義。因此,戰后至七十年代末期,通貨膨脹是發(fā)達資本主義各國的長(cháng)期現象,只是程度有別而已。但是,與二戰前相同的是,國內國際的競爭依然十分激烈,尤其是國際競爭日益加劇,過(guò)多投資追逐過(guò)狹市場(chǎng)的矛盾并未解決,因此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還是會(huì )不斷降臨,只是危機更多地表現為企業(yè)破產(chǎn)、開(kāi)工率下降、投資下降、庫存增加,而較少地表現為價(jià)格下降。

    另一個(gè)新特點(diǎn)是危機的同步性下降,即使是同步性危機,其嚴重程度也相差較大。其原因在于,各國經(jīng)濟競爭力距離較大,各國干預經(jīng)濟的程度增強,因此各國經(jīng)濟的獨立性也有所增強。例如,從1950年到1966年,美國發(fā)生過(guò)1953年到 1954年危機,1957年到1958年危機,1960年到1961年危機,而此期間西德經(jīng)濟卻一直沒(méi)有發(fā)生實(shí)質(zhì)性危機,只是每次美國危機時(shí)西德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率都有所下降。1966年到1967年,西德經(jīng)濟發(fā)生危機,但美國此時(shí)卻正經(jīng)歷著(zhù)二戰后的一次長(cháng)期繁榮。但是,以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為標志,各國競爭力差距再度接近,各國間經(jīng)濟競爭越來(lái)越激烈,危機的同步性又顯著(zhù)增強。繼 1973年到1975年的嚴重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后,西方各國都經(jīng)歷了一段低增長(cháng)高通脹的滯脹期,接著(zhù)就是1979到1982年的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,各國失業(yè)率都上升到空前水平,然后是1990年到1991年的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,各國無(wú)一例外深陷其中。九十年代后,美國經(jīng)濟表現異常,在歐洲和日本經(jīng)濟長(cháng)期不景氣的前提下,走出了一波低通脹高增長(cháng)的所謂“新經(jīng)濟”,其實(shí)是巨大的泡沫經(jīng)濟,似乎各國危機的同步性又被打破了。但緊接著(zhù)就是自2000年3月開(kāi)始的更加嚴重的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,美國經(jīng)濟泡沫破滅,帶動(dòng)歐洲、日本經(jīng)濟進(jìn)一步衰落。

    1957年-1958年的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是在二戰結束至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的國際經(jīng)濟良性循環(huán)階段發(fā)生的。問(wèn)題在于,良性循環(huán)中各方的收益卻并不平衡。日本和西德工資低,貨幣定值低,隨著(zhù)投資不斷擴大,其國際競爭力迅速提高,貿易順差不斷增長(cháng)。而英國和美國則相對衰落,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率只有德、日的一半左右。英國存在經(jīng)常性的貿易逆差,英鎊危機頻繁;美國的貿易順差也不斷縮小,至1958年時(shí)第一次出現33.5億美元的國際收支逆差,導致大量黃金外流。

    危機以前,各發(fā)達國家都出現投資高漲,其中以日、德為最。從1955 年到1957年,美國的投資增長(cháng)率也超過(guò)10%,被認為是戰后美國經(jīng)濟最繁榮的時(shí)期。但是,由于美國的工資和匯率較高,國際競爭力相對下降,美國的投資最容易出現過(guò)剩。1957年3月起至1958年4月,美國經(jīng)濟落入危機,商品滯銷(xiāo),庫存增長(cháng)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13.5%,鋼鐵和汽車(chē)等部門(mén)的生產(chǎn)量下降一半以上(這兩個(gè)部門(mén)正是日本和西德發(fā)展最迅速的部門(mén)),1958年第三季度固定資本投資同比下降15.6%,失業(yè)率上升到7.5%,是危機前的一倍。與戰前危機不同的是,這次危機并未導致物價(jià)下跌,相反,危機期間美國消費者物價(jià)指數上漲了4.2%,生產(chǎn)者價(jià)格指數上漲了2.2%。因此,危機并沒(méi)有增強美國的出口競爭力,相反,出口競爭力進(jìn)一步削弱。1958年美國出口總值下降了14.3%,貿易順差從1957年的65.1億美元減少到35.7億美元。與此同時(shí),美國資本輸出和海外軍事開(kāi)支不斷增加,國際收支第一次出現33.5億美元的逆差。這樣,美國的危機持續時(shí)間延長(cháng)了。

    危機迅速波及加拿大、日本及西歐各國。由于日本對美出口依賴(lài)程度高,日本的危機深度和持續時(shí) 間僅次于美國。日本危機持續13 個(gè)月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10.4%,批發(fā)物價(jià)指數下降7.4%。英國(忽略加拿大,因加拿大不是一個(gè)獨立的工業(yè)強國)緊隨其后,危機持續13個(gè)月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3.7%。而西德的危機持續時(shí)間卻只有4個(gè)月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僅為1.4%。由此可見(jiàn),雖然美國仍然是世界經(jīng)濟的龍頭,也是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的震中和首發(fā)地,但是美國經(jīng)濟地位已經(jīng)明顯下降,不足以向外轉嫁危機,因此不能最先擺脫危機。相反,西德經(jīng)濟卻具備了向外轉嫁危機的能力,成為擺脫危機的領(lǐng)頭羊。

    美國仍然用財政和貨幣兩手對付危機。財政方面主要是增加公路和住房建筑支出(36.5 億美元),增加軍費(58億美元),從而使1958年1959年國債總額增加142億美元。在滯脹的前提下,支出加大了通貨膨脹的壓力,使貨幣政策調控的難度加大。提高利率,則通貨膨脹可以控制,但危機會(huì )加深;反之,則通貨膨脹會(huì )加劇。無(wú)論如何,美國于1959年2月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超過(guò)危機前最高點(diǎn),進(jìn)入周期性高漲階段。但高漲僅持續一年,又落入1960年-1961年危機中。這次危機一定程度上是1957-1958年危機的余震,也是美國國際競爭力進(jìn)一步下降的體現。危機期間鋼鐵產(chǎn)量下降48.2%,汽車(chē)產(chǎn)量下降43.3%,建筑業(yè)下降33.6%。失業(yè)率最高上升到7.1%,全失業(yè)人數達500多萬(wàn),半失業(yè)人數400多萬(wàn),在業(yè)工人的工資也有較大下降。危機期間,還爆發(fā)了戰后第一次美元危機。危機隨后即影響了英國、西德、日本等各國,但除英國外,程度都比較輕,因此這次危機沒(méi)有被認為是同期性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。

    二戰后第二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(1973年到1975年)

    從1961 年到1969年,美國經(jīng)濟經(jīng)歷了一個(gè)長(cháng)達8年的繁榮期。危機使美國工業(yè)的工資成本有一定幅度的下降,美國的出口競爭力有所改善,與此同時(shí),美國政府大力推行擴張性財政政策,越南戰爭不斷升級帶動(dòng)軍費支出猛增,國內需求不斷膨脹,更重要的是,六十年代是美國企業(yè)設備更新的高潮,企業(yè)現代化投資占全部廠(chǎng)房設備投資的60%-70%,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年均增長(cháng)率高達3.4%。這一繁榮期可分為兩個(gè)階段,1961年到1965年為第一階段,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迅速,物價(jià)比較穩定。此后投資過(guò)熱,通貨膨脹壓力加大,至1966年下半年即出現嚴重的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。就國際經(jīng)濟而言,1965年上半年日本爆發(fā)經(jīng)濟危機,1966年至1967年西德爆發(fā)經(jīng)濟危機,增加了美國進(jìn)出口的壓力。只是由于侵越戰爭升級,軍費開(kāi)支猛增,才阻止了一場(chǎng)危機的到來(lái)。代價(jià)是累計財政赤字高達604.5億美元,再加上信貸擴張,為70年代的惡性通貨膨脹埋下了禍根。同時(shí),美國貿易順差不斷縮小,到1968年時(shí)已不到10億美元,國際收支則連年巨額逆差。1969年至1970年,由于尼克松采取緊縮性政策,并開(kāi)始分期從越南撤軍,美國經(jīng)濟終于開(kāi)始新一輪危機。危機從1969年10月到1970年11月止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8.1%,其中設備和耐用品制造業(yè)面臨日本和西德的激烈競爭,降幅最大,分別達17.4%和15.6%。失業(yè)率上升為6.1%,而且帶有長(cháng)期性和結構性,1972年經(jīng)濟進(jìn)入新的高漲階段后,失業(yè)率仍停留在5%的水平上。此次危機還伴隨著(zhù)嚴重的財政貨幣危機,通貨膨脹加速發(fā)展,美元危機頻仍。1970 年,美國財政赤字和國債猛增,國際收支逆差進(jìn)一步擴大,黃金儲備急劇減少。

    但是,這次危機對西德和日本的影響仍然較小,雖然德、日兩國生產(chǎn)亦一度有所下降,但是它們的國際市場(chǎng)份額進(jìn)一步擴大。由于德、日兩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帶動(dòng),加上美國政府所采取的美元貶值、減稅、擴大政府支出、加速折舊等一系列措施,美國的危機亦得以擺脫,從1972年起,美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又進(jìn)入周期性高漲。

    這次高漲持續了23 個(gè)月。由于美元貶值,美、日、德之間的競爭進(jìn)一步激化。為增強各自的競爭優(yōu)勢,除各國貨幣競相貶值以外,各國制造企業(yè)紛紛開(kāi)始向海外遷移,世界市場(chǎng)需求進(jìn)一步萎縮。因此,全球范圍的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加速到來(lái)。終于,1973年12月,一場(chǎng)二戰后規模最大、程度最深的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爆發(fā)了。

    觸發(fā)這場(chǎng)危機的是石油漲價(jià)。1973年10月,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(fā)后,石油售價(jià)從每桶2.48美元上漲至11.65美元。在一個(gè)需求螺旋萎縮的國際市場(chǎng)上,石油價(jià)格暴漲使需求萎縮突然加劇,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的危機爆發(fā)了。

    在美國,危機從1973 年12月持續到1975年5月,GNP下降了5.7%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了15.1%,其中建筑、汽車(chē)、鋼鐵三大支柱產(chǎn)業(yè)受打擊尤為嚴重。固定資本投資共縮減 23.6%,企業(yè)的設備投資1975年比1973年下降48%。企業(yè)和銀行倒閉均創(chuàng )下戰后的空前紀錄。失業(yè)率高達9.1%,失業(yè)人數達825萬(wàn)。道·瓊斯指數從1973年1月到1974年12月下跌達41.9%。而與危機相伴的,則是更加嚴重的通貨膨脹。1974年美國消費物價(jià)上漲11.4%,1975年上漲11%。

    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幾乎同時(shí)在1973年12月爆發(fā)經(jīng)濟危機,又在1975年春或夏走出危機。

    日本受危機的打擊更嚴重。因為日本的石油幾乎全部依靠進(jìn)口,石油價(jià)格暴漲后,不但國內需求萎縮,而且國際收支出現困難。日本工礦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下降了 20.6%,超過(guò)其他主要工業(yè)國。紡織、造船、汽車(chē)、鋼鐵、建筑等主要工業(yè)部門(mén)生產(chǎn)均大幅下降。 1974年,日本企業(yè)倒閉數創(chuàng )戰后最高記錄,達11738家,倒閉企業(yè)的負債總額比1973年高88%。1975年倒閉企業(yè)超過(guò)1.3萬(wàn)家,刷新了記錄。這一規模較大的企業(yè)也在這一輪倒閉風(fēng)潮中倒下,如阪本紡織公司,東京鐘表公司,“興人”公司等。其中僅“興人”公司一家即負債2100億日元。官方公布的完全失業(yè)人數高達112萬(wàn),也創(chuàng )戰后最高記錄。

    英國的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了11%,其中粗鋼產(chǎn)量跌到12年來(lái)的最低水平,小汽車(chē)產(chǎn)量下降了 12%。大批企業(yè)倒閉,565的企業(yè)開(kāi)工不足。危機中最高失業(yè)月份的失業(yè)人數達125萬(wàn)。企業(yè)純利率從1973年的7.8%下降到1974年的4.9%和 1975年的3.6%。英國股市崩潰,1974年12月股價(jià)比1972年8月的最高點(diǎn)跌落了 76.2%。由于英國工業(yè)國際競爭力低下,危機期間貿易逆差上升到123億美元,比1973年增加了115%。在生產(chǎn)下降的同時(shí),1974年消費者物價(jià)上漲率卻高達15.9%,1975年又增加到24.3%。批發(fā)物價(jià)指數更高,1974年達48.9%。

    西德的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10.9%,首次達到兩位數;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下降18.6%,失業(yè)人數增至119.4萬(wàn),失業(yè)率從1972年的1.1%迅速上升到1975年的4.7%。但總的來(lái)看,西德受影響的程度比美、日、英等國輕。

    為擺脫危機,美國的對策是赤字財政。1975 年財政赤字高達532億美元,是二戰后赤字最高年份1968年(當時(shí)正值越戰高峰)的兩倍多,而且此后財政赤字基本上是有增無(wú)減。西德三級政府的財政赤字從27.8億馬克增至585.5億馬克,而1966年到1967年危機時(shí)財政赤字最多僅為70億馬克。英國著(zhù)重控制通貨膨脹,通脹率從1976年的 16.5%下降到1978年的8.3%,而代價(jià)則是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緩慢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直到1978年才恢復到危機前的最高點(diǎn),失業(yè)率也一直保持在高水平上。

    日本的應對措施看來(lái)最得力。在蕭條期間,日本企業(yè)減量經(jīng)營(yíng),抑制企業(yè)規模的擴大,同時(shí)加強技術(shù)改造與設備更新。生產(chǎn)能力數量擴大的投資占設備投資的比重 1965 年占57.5%,1971年為49%,1975年下降為24.3%,1978年更降為15.3%。經(jīng)過(guò)技術(shù)改造,日本企業(yè)的生產(chǎn)成本大幅下降,其中人事費下降27.8%,金融費節約27%,庫存費用節省8.9%,營(yíng)業(yè)所和工廠(chǎng)關(guān)閉節減費用9.5%,其他費用23.9%。以鋼鐵工業(yè)為例,連鑄比從1973年的21.2%提高到1980年的60.7%。日本的能源消費彈性系數下降到0.35-0.4之間,而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國家平均為0.76。這樣,日本既有效地抑制了生產(chǎn)過(guò)剩,同時(shí)又增強了企業(yè)的國際競爭力,為順利渡過(guò)1980年-1982年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奠定了基礎。

    二戰后第三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(1980年-1982年)

    戰后第二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后,各國經(jīng)濟進(jìn)入滯脹階段,經(jīng)濟回升、增長(cháng)乏力,失業(yè)率和通貨膨脹率卻居高不下。美國經(jīng)濟從1977年1月到 1980年1月為高漲階段,但37個(gè)月時(shí)間里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僅增長(cháng)15.4%,折合年均約4.8%,比以往各次高漲都低。英國則直到1978年才恢復到危機前最高點(diǎn)。連德國、日本經(jīng)濟都落入滯脹,無(wú)法自拔。

    然而,舊賬未清,新賬又至。1979年下半年起,各主要工業(yè)國再次陷入危機,而且危機程度超過(guò)上一次。在美國,危機歷時(shí)三年左右,幾經(jīng)起伏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呈現下降-回升-下降的W型曲線(xiàn)。1979年下半年第二次石油危機爆發(fā),油價(jià)從每桶13.77美元漲到37.29美元。油價(jià)上漲使成本上升,市場(chǎng)需求萎縮,從而觸發(fā)了經(jīng)濟危機。公司納稅后利潤在1982年僅為556億美元,比1979年下降43%。企業(yè)倒閉數急劇增加,相當于1933年的水平。失業(yè)人口從1979年611萬(wàn)增至1200萬(wàn),失業(yè)率高達10.8%,刷新上一次的記錄。危機期間,物價(jià)普遍大幅度上漲,1980年美國通貨膨脹率高達 13.4%。對外貿易逆差也創(chuàng )下364億美元的新記錄,出口值從1981年第二季度到1983年第二季度下降19.8%。

    英國于1979 年7月陷入危機,于1981年5月達到最低點(diǎn)。工礦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降幅為12.1%,刷新上一次危機的記錄。其中紡織、冶金、和建筑業(yè)下降最大,1981年第二季度與1979年同期相比,分別下降了29.3%,29%和18.6%。如果不是北海油田的開(kāi)發(fā),1980年英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還要下降 8.2%,GDP還要下降3%。企業(yè)大量破產(chǎn),失業(yè)人數猛增。1980年8月失業(yè)率達8.3%,失業(yè)人數突破200萬(wàn)大關(guān),僅次于30年代的大蕭條。和美國同樣的是,物價(jià)上漲率達兩位數,1979年、1980年、1981年的消費者物價(jià)上漲率分別為13.3%,18%,11.9%,只是由于撒切爾政府采取以抑制通貨膨脹優(yōu)先的政策,1982年通貨膨脹率才降到8。6%。其代價(jià)是經(jīng)濟進(jìn)一步衰退,1979年,1980年,1981年GDP增長(cháng)率分別為1。 8%,-2。4%,-2。4%。

    由于西德馬克不斷升值,工資成本提高迅速,國際競爭力下降較快,西德的危機更嚴重。從1980年3月到1982年12月,西德的危機持續了 34個(gè)月,時(shí)間之長(cháng)遠在其他各國之上。危機期間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了11.7%,固定資本投資下降25.4%,失業(yè)率從3.7%上升至8.6%,失業(yè)人數從 81.8萬(wàn)猛增到203.2萬(wàn),同時(shí),則是物價(jià)年平均上漲率高達35%。為了應對危機,三年里政府的財政赤字分別達到574億、761億和700億馬克,并出現巨額國際收支赤字,1980年時(shí)逆差高達286億馬克。

    日本受危機的影響最輕。危機持續時(shí)間最短,沒(méi)有出現連續6個(gè)月的生產(chǎn)下降,而且生產(chǎn)下降幅度很小.以年率計算,1980年,1981年, 1982年的實(shí)際GDP增長(cháng)率分別為3.5%,3.4%,3.4%;工礦業(yè)的年增長(cháng)率分別為4.7%,0.95%,0.35%。同時(shí),物價(jià)上漲幅度比其他國家小。只所以如此,是由于日本企業(yè)將上一次危機變成了技術(shù)更新的強大動(dòng)力,重新贏(yíng)得了國際競爭優(yōu)勢。這一輪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結束后,日本節能型的家電、汽車(chē)涌向世界各國,國際貿易順差大幅度增加。1985年起,日本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。

    二戰后第四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(1990年到1991年)

    在1980年-1982年的危機中,面對經(jīng)濟停滯和通貨膨脹的雙重困境,里根和撒切爾夫人分別在美英兩國發(fā)動(dòng)了一場(chǎng)反凱恩斯主義革命,把控制通貨膨脹作為首要目標,而置失業(yè)和生產(chǎn)下降于一旁,結果危機遷延反復,變得更加深重。里根政府的對策是借失業(yè)削減福利,削減工人工資,強硬打擊罷工,同時(shí)削減稅收,給企業(yè)以各種稅收優(yōu)惠,刺激企業(yè)投資,更為重要的是,里根政府在理論上批判凱恩斯主義的同時(shí),實(shí)踐上大規模增加軍費,增加國內需求。這兩手相配合,終于使美國經(jīng)濟于1982年底擺脫危機,進(jìn)入自70年代以來(lái)少有的持續高漲階段。1983年到1989年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增長(cháng)速度年均達3.2%。失業(yè)率和通貨膨脹率都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,失業(yè)率降到5.3%,通貨膨脹率降到3.5%-4.0%之間。

    這在七十年代末期的美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界看來(lái)似乎是不可思議的成就。其所以如此,根本原因在于,在里根政府的經(jīng)濟反革命政策作用下,美國工人的實(shí)際工資下降,降至低于西歐主要工業(yè)國的水平,使得美國在一定程度上恢復了國際競爭力。1985年以后,日元大幅度升值,又嚴重地削弱了日本的國際競爭力。其次,里根趕上了石油和初級產(chǎn)品降價(jià)的好時(shí)代。石油價(jià)格在1986年3月一度降到12美元每桶??紤]到七十年代以來(lái)持續的高通貨膨脹率,這一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接近第一次石油危機前的水平。與漲價(jià)相反,降價(jià)擴大了市場(chǎng)需求,并且有助于降低通貨膨脹。但是,僅有這兩條還不足以維持長(cháng)達8年的繁榮。里根8年任期內,累計財政赤字達 13382億美元,平均每年達1672億美元,是70年代財政赤字水平的近4倍。在此期間,不僅政府債臺高筑,個(gè)人通過(guò)分期付款和信用卡貸款方式積累的債務(wù)也急劇增長(cháng),而且股票價(jià)格在1980年到1989年間上漲了181%,推動(dòng)了個(gè)人需求的增長(cháng)。

    八十年代的日本經(jīng)濟卻是一波三折。先是從1983年到1985年強勁擴張,國際貿易順差大幅度增加,全世界驚呼日本的經(jīng)濟侵略。接著(zhù)是在美國和歐洲各國的壓力下被迫使日元升值,從1985年2月到1986年8月間,日元竟升值69%,到1988年又上升28%,這就使日本進(jìn)口大增,出口停滯,國際競爭力被嚴重削弱,1986年日本工業(yè)生產(chǎn)下降0.2%。隨后,日本經(jīng)濟被泡沫化,內需旺盛,大批豪華型服務(wù)項目、娛樂(lè )設施、高檔轎車(chē)紛紛上馬;企業(yè)大量投資,從 1988,1989,1990三年的設備投資增長(cháng)率分別為14.8%,16.6%,12.4%,投資額超過(guò)美國同期的投資額;股票和房地產(chǎn)價(jià)格狂漲,日經(jīng)指數從1985年的12755點(diǎn),漲至1989年末的38915點(diǎn);貿易順差大幅度下降,從1986年的1000億美元下降到1990年的700億美元。但是,泡沫經(jīng)濟畢竟不能持久。1989年底起,泡沫開(kāi)始破裂,股票和房地產(chǎn)價(jià)格一落千丈,企業(yè)和銀行紛紛倒閉。

    西德從1983年1月起開(kāi)始經(jīng)濟回升,但增長(cháng)乏力,曲折較大,失業(yè)率不僅沒(méi)有減少,反而逐年增加。1983年1月失業(yè)率8.9%,到1985年10月,升至9.2%。1983年-1990年平均失業(yè)率高達7.3%。這一失業(yè)率高于日本(2.7%)和美國(6.7%),但低于同期英國(9.55%),法國(9.72%),意大利(10.65%)。當然,以失業(yè)為代價(jià),通貨膨脹得到了控制,1983年到1990年間通貨膨脹率僅為1.88%,是主要工業(yè)國家中最低的。在失業(yè)的壓力下,八十年代名義工資增加緩慢,實(shí)際工資有所下降,使得進(jìn)出口連續保持順差。

    八十年代的繁榮極不平衡而且醞釀著(zhù)更大的危機。以跨國公司為后盾的保守主義的經(jīng)濟勢力主宰各國,制造業(yè)紛紛轉移到發(fā)展中國家,發(fā)達國家工人的福利和工資削減,失業(yè)率居高不下;相應地,發(fā)展中國家債務(wù)沉重,相互競爭,初級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越來(lái)越低,國際市場(chǎng)需求進(jìn)一步萎縮。發(fā)達國家政府、企業(yè)、個(gè)人債務(wù)也越來(lái)越沉重,國際間競爭更加激烈。唯一從中獲益的是發(fā)達國家的各壟斷財團和跨國公司。但是,到八十年代末期,跨國公司的海外生產(chǎn)能力投資過(guò)度,新一輪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又降臨了。

    實(shí)際上,美國經(jīng)濟走向危機的歷程應該從1987年10月的黑色星期一算起,美國整個(gè)國民生產(chǎn)總值的增長(cháng)率以1987年第四季度為最高點(diǎn),接近7%,從 1988年第一季度開(kāi)始即逐季直線(xiàn)下滑,到1989年第二季度降到1.7%,第四季度降到接近零,到1990年變?yōu)樨撛鲩L(cháng)。這次危機從表現上看似乎比較溫和,實(shí)際上其嚴重程度比上一次更甚。這次危機經(jīng)歷了歷時(shí)約兩年半的始發(fā)階段,即1987年10月至1990年初,經(jīng)歷了為時(shí)三個(gè)季度的惡化階段,又經(jīng)歷了歷史約兩年半的危機后期階段,共歷時(shí)五年又三個(gè)季度,呈現W+W型。直至1993年9月23日,美國財政部長(cháng)小勞埃德·本森特在華盛頓就即將舉行的七國集團財政部長(cháng)會(huì )議一事向新聞界吹風(fēng)時(shí),仍將包括美國在內的七國集團的“經(jīng)濟衰退”比做一架等待起飛的飛機,說(shuō)“我們至今還沒(méi)有滑出跑道”,并呼吁日本和西歐作出努力,“以避免發(fā)生連續第五年的全球經(jīng)濟蕭條?!痹谖C的惡化階段,工礦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下降5.2%,1990年企業(yè)破產(chǎn)數達6萬(wàn)家,8月以后每周宣布破產(chǎn)公司達1500家。值得注意的是,第三產(chǎn)業(yè)也嚴重衰退。1991年上半年企業(yè)破產(chǎn)430033家,其中商業(yè)、服務(wù)業(yè)、運輸和公用事業(yè)占56.6%。失業(yè)率于1992年6月達最高值7.8%,但直到1993年8-9月間,仍達6.7%,高于危機始發(fā)時(shí)的5.5%。

    日本的情況更糟糕。從1991年起,日本經(jīng)濟陷入了長(cháng)期危機或蕭條。從1990年到1992年8月,日經(jīng)指數下跌了62%。1992年日本股票市值與土地市值共損失406.9萬(wàn)億日元,相當于該年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的465.4萬(wàn)億日元的87%。在泡沫高漲的年代里,日本金融機構持有大量股票和房地產(chǎn),并且還大量貸款給股票和房地產(chǎn)的投機者,形成豐厚的賬面資產(chǎn)和利潤。泡沫破滅后,資產(chǎn)轉眼間成為負債,銀行的不良債權大幅度上升,多家信用社和銀行倒閉。其中日本最大的信貸聯(lián)盟宇宙信用社的不良債權占全部貸款總額的72%,消息傳出,該信用社即發(fā)生擠兌風(fēng)潮而倒閉。日本大藏省1995年6月公布,日本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為40萬(wàn)億日元,相當于全部放款額的6%。后來(lái)的情況表明,這僅僅是冰山一角。泡沫破滅對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也產(chǎn)生了深刻影響。首先是國內的投資和消費需求萎縮,其次是營(yíng)業(yè)外虧損增多,第三是流動(dòng)資金缺乏。因此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連續3年下降(降幅為11.8%),企業(yè)設備投資連續3年下降,企業(yè)經(jīng)常利潤連續4年下降。

    為擺脫危機,日本銀行連續8次降低利潤,1995年8月竟至0.5%,仍然不能奏效。從1993年起,財政出現赤字并且逐年加大,至1995年赤字占 GDP的3.9%,經(jīng)濟情況也不見(jiàn)好轉。但是,在蕭條期間,日本對外貿易順差一直很高,每年約為1000多億美元,出口數量逐年增多。同時(shí),日本海外投資的利潤回流也不斷增加。1985年海外利潤回流為24億美元,1989年即增至163億美元,1994年更增至410億美元?;亓鞯睦麧櫤唾Q易盈余缺乏投資出路,在日本銀行低利率的逼迫下,紛紛投入美國證券市場(chǎng),是促成美國九十年代股市狂漲的重要力量。在日元升值一倍,日本工資增長(cháng)率遠高于美國的情況下,日本產(chǎn)業(yè)仍然展示出強大的國際競爭力。然而,在如此巨大的貿易盈余和利潤回流下,日本經(jīng)濟仍不能擺脫蕭條,說(shuō)明日本此次蕭條之嚴重。九十年代后半期,日本經(jīng)濟稍有回升即又跌落,東南亞金融風(fēng)暴后,日本經(jīng)濟更加萎迷不振。九十年代的日本被稱(chēng)為“失去的十年”。時(shí)至今日,隨著(zhù)美國經(jīng)濟的衰退,日本經(jīng)濟衰退之勢加劇,日經(jīng)指數跌破10000點(diǎn)大關(guān),日本銀行體系的壞賬進(jìn)一步增長(cháng),而日本政府卻已經(jīng)債臺高筑,累計債務(wù)高達GDP的130%?,F在還看不到日本經(jīng)濟回升的前景。

    在美國陷入危機時(shí),由于兩德統一,西德正處于“統一景氣”中。為接管東部地區,統一后的德國政府每年投入1500億馬克,形成了巨大的投資和消費需求。德國國民生產(chǎn)總值從1989年的4.0%升到1990年的5.5%和1991年的4.9%,機器設備投資增長(cháng)率1990年、1991年分別為13.2%和 9.1%。但是,投資很快飽和,而國際市場(chǎng)卻仍處在蕭條之中,于是德國經(jīng)濟于1992年第二季度起陷入危機。危機是嚴重的,20個(gè)制造業(yè)除原油提煉外都出現負增長(cháng),且傳統的優(yōu)勢行業(yè)遭受的影響尤其嚴重。其中,汽車(chē)業(yè)下降18.4%,機械制造業(yè)下降11.3%,1993年國民生產(chǎn)總值實(shí)際下降達1.8%(西部地區為2.4%)。失業(yè)率直線(xiàn)上升,1993年底西部為8.9%,東部為17.1%。這次危機在深度和廣度上均超過(guò)西德前三次危機,除周期性因素外,八十年代以來(lái),德國相對工資水平的提高也是重要原因。1992年,德國全年實(shí)際工作時(shí)間只有1519天,美、日分別是1857小時(shí)和2007小時(shí)。1994 年,德國西部地區工人的小時(shí)工資為43.97馬克,而其主要競爭對手日本僅為36.01馬克,美國僅為27.97馬克。此外,德國的社會(huì )保障費用已達工資總額的85%,占財政支出的1/3。這樣,德國的直接和間接工資成本都達到世界最高水平。由此付出的代價(jià),一是即使在經(jīng)濟恢復增長(cháng)后失業(yè)率仍居高不下, 1994年、1995年、1996年、1997年全德失業(yè)率分別高達9.6%、9.4%、9.3%、11.1%。二是進(jìn)出口順差縮小,國際競爭力削弱。三是財政赤字繼續擴大,1996年債務(wù)總額達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的62%。

    由此可見(jiàn),除美國以外,日本、德國及西歐主要國家事實(shí)上并沒(méi)有徹底擺脫戰后第四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,而是陷入了長(cháng)期蕭條。由于國際金融體系的高度流動(dòng)性,日本和西歐以及第三世界各國的經(jīng)濟蕭條,反而促成了資本源源不斷流入美國,使美國經(jīng)濟獲得了意外的營(yíng)養。

    從1993年底起,美國經(jīng)濟擺脫危機,進(jìn)入新的高漲期。

    二戰后第五次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(2000年–)

    美國這一輪經(jīng)濟高漲可謂聲勢奪人,同時(shí)實(shí)現了“高增長(cháng)、低通脹和低失業(yè)”三大目標,被稱(chēng)為“新經(jīng)濟”。從1994年到2000年,美國經(jīng)濟年均增長(cháng)率高達 4.3%,失業(yè)率降至5%以下,通貨膨脹率被控制在3%以下,財政赤字也逐年減少,1993年到1997年財政赤字分別為2903億美元,2594億美元,2030億美元,1638億美元,1073億美元,226億美元,至克林頓任期末甚至出現結余。這種良好的局面出現在國際經(jīng)濟蕭條的大背景下,的確是一種“奇跡”。奇跡的背后另外一組數字,一是各類(lèi)債務(wù)增長(cháng),截止到2001年第一季度為止,美國政府、企業(yè)和居民負債總額已高達31.6萬(wàn)億美元,是國民生產(chǎn)總值的三倍,其中政府債務(wù)7.08萬(wàn)億,企業(yè)債務(wù)15.18萬(wàn)億,居民債務(wù)7.23萬(wàn)億。二是貿易逆差大幅度增長(cháng),1999年高達3389億美元, 2001年更高達約4500億美元。三是股票市值高速膨脹,吸引大量境外游資、國內居民存款和各類(lèi)基金進(jìn)入股市,造成收入虛增,消費支出猛漲。

    換言之,盡管這一輪新經(jīng)濟的繁榮有信息產(chǎn)業(yè)的高速增長(cháng)作依托,因而似乎顯得理由充分,但從根本上說(shuō)卻是一輪股票和債務(wù)的投機性繁榮。世界各國賺了美國人的錢(qián),又送回美國證券市場(chǎng),供美國人消費和投資所用,而美國人花錢(qián)又支撐了美國和各國經(jīng)濟的增長(cháng)或者不至于負增長(cháng)。如此惡性循環(huán),美國的貿易逆差越來(lái)越大,國際收支逆差越來(lái)越大,世界經(jīng)濟的總需求越來(lái)越低迷,股市卻越來(lái)越高。這一循環(huán)的唯一可能結果就是一場(chǎng)世界經(jīng)濟大蕭條。

    果然,隨著(zhù)2000年4月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(chǎng)的崩潰,美國經(jīng)濟逐漸陷入了危機,并帶累世界各主要工業(yè)國和第三世界各國經(jīng)濟的衰退。

    1 0 0

    東方智慧,投資美學(xué)!

    我要投稿

    申明: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,在概念股網(wǎng) http://www.pixelperfectindustries.com/ 上發(fā)表,為其獨立觀(guān)點(diǎn)。不代表本網(wǎng)立場(chǎng),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,亦不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,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。

    < more >

  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-9
    暫無(wú)相關(guān)概念股
    暫無(wú)相關(guān)概念股
    go top 《色戒》在线观看完整,最近免费高清日本,小米玩具老板偷东西,无节操摄影部在线观看动漫版